发新帖

我在武汉送快递:50多天不回家全靠泡面生存 儿子已经不理我了 行业新闻

威尔德编辑 4月前 82205

猎云网注:一连串数字的背后,是少部分快递员们的坚守。武汉封城,很多网民都在电商平台上购买口罩、消毒液等防疫物资,以及食品等必需的生活用品,这给春节期间人力本来已经就有点捉襟见肘的快递行业,带来了极大的压力。连轴转、不能回家成为了武汉快递员的常态。文章来源:腾讯科技,作者:关皓。

近日,据湖北省邮政管理部门介绍,3月20号开始,武汉市各快递企业逐步全面复工,要在3月底前达到60%的复工进度,4月中旬要超过90%。

与此同时,也有媒体报道称,在特殊时期,快递从业人员努力保持正常运营,全力保障对湖北武汉等疫情重点地区的应急救援物资和人民群众日常基本生活物资运输和寄递服务。截至3月18日,邮政企业、快递企业承运、寄递疫情防控物资累计13.63万吨、包裹2亿件,发运车辆3.26万辆次,货运航班422架次。

一连串数字的背后,是少部分快递员们的坚守。武汉封城,很多网民都在电商平台上购买口罩、消毒液等防疫物资,以及食品等必需的生活用品,这给春节期间人力本来已经就有点捉襟见肘的快递行业,带来了极大的压力。连轴转、不能回家成为了武汉快递员的常态。三位坚守在武汉工作的快递员,向腾讯科技讲述了他们这期间的经历与付出。

快递员:钱站长

最困难的时候,就是那种你带着一车货,你出去到街上去,一个人都不会看得到。我们奔波在街上,空无一人,那是一种凄凉感。

我们站点附近有一个日常居住量是30万人的一个大小区,当时你去那个小区,就像是现实版的生化危机。你看不到一个人,走好远才能偶尔见到人影,基本上只能看到一些社区干部在卡点守卫。

所有医生都可签收的“神奇包裹”

最初开始听到大家传这个事情(肺炎)的时候,从没想过会闹得这么大。当时说肺炎,所有的人都没有太在意,我们也是正常排班,正常放假。谁也没有预料到会有封城这一天。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心里也是咯噔一下,感觉一下子就懵了。因为已经是临近放假,站点内的快递员已经走了大半,而我又是武汉本地的人,所以就留守到了最后。听到封城的消息后,虽然很震惊,但是我的第一反应还是想着,应该要优先保证我们的运营持续下去。

我记得很清楚,应该是到了大年初一初二的时候,按照惯例,单量没有那么多,但就在那几天,武汉金银潭的订单突然暴涨。一个完全平时只有个位数单量的地方,突然一下暴增,肯定是不正常的。

反常的情况当然是需要检查,但我们发现这一批订单收件人十分奇怪:大部分订单是没有收件人的,即使有也都写得不清不楚。日常大家收快递,谁签收,电话是多少,地址是哪里,都必须要写的很清楚。当时那一批订单,几乎什么都没有。地址都写着金银潭医院,收件人是一线护士。为了保证客户能收到东西,我们开始打电话进行核实。

这一批订单,大部分完全打不通电话,联系不到订货人,偶尔有打通的,对面也只是快速说上一句:“你随便给个医生护士,或者你就放到医院,谁用谁拿谁都可以。”后来我就觉得我突然就意识到了,这可能人家捐赠的。

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一个来自新疆伊犁的电话,接听之后是一个小姑娘,她说她订了十箱牛奶,嘱咐我一定一定要送到医护人员手里,还要我给他写一张纸条附在快递箱中,说她现在也没有什么能力,帮不上很大忙,只能买点儿牛奶表表心意,希望医护人员也能保护好自己。

作为一线的配送员,这种情况在当时经常可以见到,说实在的,在武汉遇到危机的时候,能看到听到这些,内心是挺感动的。

送货风暴中心“金银潭医院”:我们只是城市的奔跑者

金银潭医院是武汉市第一批新冠肺炎定点医院,那里也被称之为“风暴中心”。那些给金银潭医院捐赠的快递单量非常大,最高峰每日接近两三百单,远远超出了原来的配送量。我们申请了大的厢式货车,大概组织5~6个人,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当时第一次穿上了防护服,戴上护目镜还有口罩,有一种要上战场的感觉。

人最害怕的就是未知,加上每日飙升的数字当然会让人十分紧张,尤其是增长量达到高峰的时候,又是去医院,又要接触医生,也不知道我们要去的地方到底是什么情况。内心说不害怕肯定是假话,但是职责所在没办法,你不愿意也好,不愿意也好,肯定是要去的,我作为快递站站长,自然也就直接承担起这个责任。

当我们全副武装真正到达了金银潭医院,其实发现根本接触不到隔离区或者病人。医院被划分了几个区,我们就只会安排到大门附近,离真正的隔离区还有着十万八千里。

医院专门安排了一批工作人员去接受那些物资,他们会在现场进行甄别,急需的物资,比如防护服、口罩、手套、检查手套,然后还有一些消毒液的,他们第一时间就拖到一线去了。

在后来就等着交接的时候,跟医护人员聊天,我们了解到,只有真正进入一线的医护人员才会全副武装进去,而且至少是8个小时,长一点的12个小时。

那是什么状态?可能我们现在就是说说,好像没什么概念,后来我仔细想了一下什么感觉。就是你早上8点人进去,晚上8点出来,就是12个小时,不吃不喝,什么都不能做。

那个感觉很难受的,我自己穿上防护服,我去送个货来回大概一两个小时,我都觉得呼吸很困难,非常闷。他们还要呆12个小时,同时不停的工作,还不能休息,确实很艰难。

有句话说得好,你之所以感到安全,是因为有太多的人把危险挡在了你看不到的地方。我觉得那些真正在前线的医护人员才是真的英雄,我们只是一个在城市需要时候的一个奔跑者。

人变少货物反而更多了,但我还有这帮兄弟确实是扛过来了,甚至都没有需要我去做更多的动员。我们规定从大年三十就算值班了。从那时开始还没有走的人,一直干到3月初,随着陆陆续续通过其他的特殊途径返岗复工的才有好转,因为整个站点的运转只靠10来个人扛一个多月,确实太辛苦。

如果武汉能早日恢复正常,我想跟我的这班兄弟好好休息一下,说真的太累了。

快递员:张小哥

我是孝感人,因为离家近,坐火车大概1个多小时就到了,所以每年都会留下来进行春节值班,今年也不例外。本来准备初四或者初五的时候买票回家,但是腊月二十九的时候武汉就封城了,所以也就只能退掉票继续留在武汉了。

到现在已经有50多天了,每天都是吃住在站点里。随着武汉疫情的严重,小超市都关门了, 大超市只接受团购,从那以后就每天只能吃泡面,每个味道轮着吃,到现在我闻味就知道是什么品牌的方便面了。

而且以前都是可以坐公交或者地铁去站点上班,但是现在武汉所有的公共交通都停滞了,只能开始骑共享单车上班。

路上也都几乎看不到人影,还在奔跑的快递放眼望去其实也就是红(京东)、黑(顺丰)、绿(EMS)三种颜色。

疫情刚开始时,各小区还没有完全封禁,但是我们也都尽量和客户少进行接触,都会投递到快递柜。但是还有一些小区没有快递柜,为了避免和人接触,我们就打电话让客人下了楼来到楼外。这时候,我就把快递放在地上,然后喊一声,“我放这里了,你过来吧”,对面这时候也会跟你招招手,远程打招呼!然后回一声,“你走吧,我过来了”。

后来事态进一步升级,小区基本上都用铁皮围挡起来,路口也都封掉以后,我们就只能送到小区的门口,打电话让别人到这个小区门口拿。那段时间的快递基本都是一样的,和以往春节不同,以往春节大家都会买一些酒水、饮料、零食等,但那个时候,一次就派送了100多盒口罩。

被信任和尊重的感觉是温暖的

因为大部分人都已经回家,运力不足,所以送的范围区域也大了不少。武汉九医院的当时也被划分在我的片区,当时的发热门诊每天排队的人可以从门诊部一直排到医院门口,然后他那边的货,好多也是我去送的。

其实我们在送快递的时候不会考虑那么多,也就是做好一定的防护措施之后,继续去派送,去完成任务。后来返回途中,见到最多的就是120救护车,不停拉着警报开过来、开过去。然后再看看报道的时候,就会想着这次疫情的严重,心里还是有点后怕。

但那些接收到快递人会给你发短信表示感谢,还会在app上给你进行好评、留言。会让你觉得十分温暖,也有了被尊重的感觉。

封城后没有了公共交通,也不能出门,然后医院也不敢去,但是很多老人家有些是有慢性病的,因为封城的日子太长,很多必须的药都已经见底了,这对他们来说可能就是就是天大的事情。

他们虽然报给了社区,但是最初每个社区就那么一些工作人员,一开始他们根本就顾不过来。这个时候,一些以前经常给送货的老人们会把放钥匙的地方告诉你,把医保卡和密码也都给你,让你帮着买东西。他们都很放心,丝毫不怕,就是让你能感受到一种很被人信任的感觉。

帮他们买药送菜这些跑下来,其实无形之中也承担了一些社会责任。因为毕竟只有我们能够在路上跑一下,他们也出不来。

军人出身,敬业就是纪律性

最初选择留下的时候,家人其实还是很犹豫的,毕竟考虑到事情的严重性,还是难免有一些惶恐。因为像这种事情,谁也没有遇到过,但确实是发生在身边的。

我父亲是转业军人,我自己是退伍军人,都是比较讲究遵守纪律的,到了社会上也是一样,就是要站好自己的岗,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所以当时虽然惶恐,但是还真没想过不去干,就觉得工作来了,即使是在这个时候也要完成。

因为这样,后来每天跟家里人视频的时候先报个平安,然后我老婆也就对我千叮咛万嘱咐的,说我一定要在外面说要注意安全,然后做防护措施做消毒,毕竟我也算是家里的顶梁柱了。

现在的我特别期待疫情早点结束,然后结婚以后我就休个大假,带我姑娘出去好好玩几天,我有好多时间并没有抱她,轻轻拍打她了,已经很久没有抱过了,现在很怀念这种感觉。

快递员:黄女士

留下只是因为我想做一颗螺丝钉

我配送的那条街是武汉的一个老城区,叫做户部巷,挺有名的美食一条街。疫情前几乎所有来武汉的旅游的人都回来这里,人流量非常大。而且,每天早上都有非常多的人来这里“过早”(吃早饭)。

因为公司本来就有排班,我本身就想着等春节完班了之后,然后其他的同事回来之后,我再休假回老家。1月20日钟南山宣布人传人的消息之后,就接到消息说武汉要准备封城,家里人也挺担心的,自己也觉得也挺矛盾的,也有点害怕,虽然感到事态很严峻,但也没想到会发展到后面这样。

当时老公正好休息,然后我就跟他商量,我说如果我待在家里的话,可能我也做不了什么事情,然后也就说我待在家里的话就只能家里蹲吗?然后对所有的事情就不能参与进来。

虽然待在家里自己安全了,然后我的家人安全了,但是外面还有一堆人,现在大部分快递关闭了就已经停止了,然后所有的物资根本进不来,就是说如果家里什么有需要药品口罩的那些人就会需要我。

我就想着我应该尽自己的一份微薄之力,我不能保证我发挥的作用能像医护人员那么大,但是我起码要像一颗螺丝一样,守住我的岗位,我就觉得已经很好了。

封城之后,好像一夜之间全部人都消失了一样,街道也都用围墙围了起来。到处都是封闭的栅栏,到处都是卡口,各家也都不能再出入。

此时的配送已经不像最初那样,可以送到每个人家门口,而且我这里是老城区,配送点其实离很多人的家都很远。有一些老人根本就没有办法走到我们这里,我就只能是尽量在每个小区的围挡附近,从下面的口子去送给他们。

一些客户接到我的快递,尤其是米面粮油这样的生活必需品,都特别感动。到后面有的人提前打电话跟我说,家里缺少尿不湿、奶粉,缺少老人需要的一些药,缺少口罩,问我能不能帮着买。因为当时只有我们能出来,所以对于这些我工作以外的要求,我也都答应了。我买好之后给他们送过去,他们都特别感谢我。

我觉得这没什么,希望通过我的努力,能让一部分人避免被感染,同时让那些已经被疫情伤害了的家庭能赶快好起来,我就已经很满足了。

偷偷哭了好几次 离家太久孩子已经不理我了

其实我好多次都坚持不住了,压力太大了,因为也想家,然后父母也担心我,还有一个80多岁的奶奶在老家,每天给我打电话。奶奶不会用手机,就老是叫我爸爸或者叫我姑姑给我打电话,她要看一下我现在是个什么样的状态。

老人很担心,会不停重复一段话,念叨要我注意安全,要戴好口罩,做好防护措施什么,她说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每次通话视频都会这样安慰我。挂断电话之后,我自己都哭,偷偷哭了好几回,我这儿的情况也不敢让他们知道太多。

我家里还有两个孩子,由于每天在配送区域内接触许多人,我担心家人有被感染的风险,于是我选择住在公司。

虽然每天都要经过家门口,但是也已经有50多天没有回家。小儿子每天都会问爸爸,“妈妈到底做什么去了”,“妈妈什么时候回来,为什么还不回家”。在电话里,儿子问我去哪里了,我就告诉儿子自己去赚钱给你买西瓜、草莓和彩虹糖。

所以我能做的就是,在外面买点水果、零食,然后叫我老公带回去,让他帮着哄一下小儿子。大儿子的话,有时候跟他聊天,他现在都不理我了,感觉是对我长时间不回家有怨气。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因为我曾经也受到别人的帮助,现在到了该回报的时候了,而且我现在我也正是有这个条件,我应该帮助别人,就像别人说的,爱是需要传递的。

注:本文转载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成都威尔德公司承接各种互联网业务-帮助中小企业转型互联网加- 版权声明 1、本主题所有言论和图片纯属会员个人意见,与成都威尔德公司承接各种互联网业务-帮助中小企业转型互联网加立场无关。
2、本站所有主题由该帖子作者发表,该帖子作者威尔德编辑成都威尔德公司承接各种互联网业务-帮助中小企业转型互联网加享有帖子相关版权。
3、成都威尔德公司承接各种互联网业务-帮助中小企业转型互联网加管理员和版主有权不事先通知发贴者而删除本文。
4、其他单位或个人使用、转载或引用本文时必须同时征得该帖子作者威尔德编辑成都威尔德公司承接各种互联网业务-帮助中小企业转型互联网加的同意。

这家伙太懒了,什么也没留下。
最新回复 (0)
只看楼主
全部楼主
    • 成都威尔德公司承接各种互联网业务-帮助中小企业转型互联网加
      2
        立即登录 立即注册 QQ登录
返回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资源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发邮件(673011635@qq.com)告知我们,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