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写在傅盛豹变5周年:猎豹是如何变平庸的? 行业新闻

威尔德编辑 2月前 70475

  欢迎关注“创事记”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纪昀

  来源:Wise财经(ID:onecaijing)

  傅盛最近确实有点尴尬。

  他的猎豹移动在今年2月被谷歌一口气下架了45款App,3月24日发布财报之后,股价又应声下跌,尽管当天美股道琼斯指数上涨2113点创下历史最高记录,猎豹移动的股价依然表现疲弱,收盘后公司股价下跌3.32%,停留在了2.04美元。

3月24日美股当天下跌的8只中概股 ▌3月24日美股当天下跌的8只中概股 ▌

  10年前,雷军作为天使投资人曾对刚创业的傅盛说过,你要做一个10亿美元的公司。后来,傅盛曾经做到过,甚至超额完成了雷军的期望,猎豹移动的市值在2015年5月份一度近50亿美元,这样的成绩,傅盛很可能拿到了雷军送出的1公斤金砖了。

  对于1公斤金砖的“典故”,始于雷军曾对他投资的企业创始人说,谁能做出一家10亿美金的公司,就送谁一块1公斤的金砖。雷军最近送出的一块金砖,是在2019年拉卡拉上市后,送给创始人孙陶然的。

  不过猎豹移动的市值如今只有3亿美元了,傅盛该怎么向雷军交代呢?

  1

  傅盛豹变5周年,他都经历了什么?

  今年是《傅盛豹变》文章发布的第5年。2015年3月,自媒体人孕峰(卢泓言)写了这篇曾经刷屏朋友圈的作品,将傅盛在互联网圈的“江湖地位”再提高了一个层次。傅盛也在当年的3月24日转发了这篇文章。

  两个月后,猎豹移动的股价站上了历史最高的36.63美元,市值近50亿美元,当时意气风发的傅盛已经从创业者升格为企业家、创业导师,他组建了傅盛战队,后来升级为紫牛创业营和紫牛基金,猎豹移动的出海战略也被当做是“弯道超车”的典型案例在创业圈里一时成为一面旗帜。

  或许有人已经淡忘,当年傅盛带着猎豹移动上市后,有闲有钱的他曾一心想要将硅谷YC创业营的“传帮带”模式带入中国,如果那时真的做成了,估计也就没有后来陆奇的YC中国什么事儿了(当然如今YC已经退出中国,陆奇的基金已经改为了奇绩创坛,继续实践着创业训练营的模式)。

  也是在2015年,傅盛在海外淘到了宝,猎豹移动以500万元的价格在A轮投资了美国的视频社交项目Musical.ly,后来这个项目连同News Republic和Live.me一起打包卖给了张一鸣,也为抖音的国际化铺平了道路。而傅盛也在这笔交易中大赚一笔,据朱啸虎说傅盛曾感叹这个交易中赚的钱,比猎豹移动上市后的利润还多。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2015年,傅盛还把曾经只在电视上看得到的女神张泉灵招致麾下,担任紫牛基金的合伙人,在张泉灵来到他的公司后,傅盛还曾问过她一个问题:“泉灵,以前我只能在电视上看到你,那时你是我的女神。可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今天你在为我打工?”

  张泉灵的回答则是“因为你们身处在一条高速运转的跑道上,而现在,我也要站在这条跑道上。”

  然而这条高速路上并不只有坦途,猎豹移动此前的成功主要依赖于其手机清理软件Clean Master在海外市场的成功,并且利用渠道优势推广了《别踩白块儿》、《钢琴块2》等轻游戏进行广告变现。

  据傅盛最近回忆说,几年前猎豹移动在海外App端一天的广告收入就高达80万美元。

  但好景不长,猎豹移动的Clean Master在2015年6月因为利用用户隐私信息,向用户推送广告信息,骚扰用户并导致用户怀疑自己的手机信息安全得不到保障等问题被谷歌做出了下榜的严厉处罚。同月,猎豹移动在国内也因为弹窗推广中涉及传播色情信息受到了网信办的约谈和责令整改。

  从那时起,猎豹移动的股价就开启了连续4个月的下跌,股价出现了腰斩,从6月的36美元跌到了8月底的17美元,9月份又到了14美元左右,真的有点惨!

  祸不单行,进入2016年,猎豹移动又遇到了Facebook调整算法,导致猎豹下调了全年的营收预期,傅盛在2016年的第一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上坦言:

  如果说我们犯了个错误的话,就是在第一季度的时候认为公司的收入的一些下跌是季节性的原因……但是到四月份的时候我们发现这件事情好像不是季节性因素的影响,可能是合作伙伴的一些算法什么的。

  在2016年5月,猎豹移动发布第一季度财报后,当月股价大跌了27.9%,在那个月里,猎豹的股价跌破了14美元的发行价,来到了10美元左右。其股价经历了长达19个月的破发期,直到2018年1月才重新站到14美元以上。

  期间,傅盛接连为猎豹移动布局了游戏、娱乐、内容、人工智能等领域,甚至还曾一度涉足区块链和无人货架项目,一直在寻找海外广告之外的另外一条支柱业务。

  在被Facebook调整算法影响收入之后,猎豹移动也更加依靠海外另一大广告平台——谷歌。

  因此,如今谷歌对猎豹移动旗下App的批量下架,其打击比4年前猎豹受Facebook调整算法的影响更大。

  在最近的财报电话会议上,傅盛表态说将重新回归国内移动互联网市场,把猎豹海外的移动工具和超级休闲游戏带回国内,同时继续大力发展AI业务。

  从2012年决定出海战略到2020年回归国内,猎豹移动经历了跌宕起伏的8年,如今傅盛像画了个圈,又站在了新的起点上。

  2

  事实证明,规则比规律更重要

  在傅盛豹变那一年,他曾经说过:“只要把规律想清楚,至少一百亿美金的公司是可以用方法和公式推演出来的。”

  但事实证明,海外市场的“游戏规则”比规律更重要。

  如今猎豹移动的市值不仅没有在50亿美金的台阶上冲击100亿美金,反而缩水了约94%,只有3亿美金左右了。

  对于此次被谷歌处罚,傅盛在最近接受媒体采访时坦诚曾“预感过这一天的到来,但没想到来得如此突然且不留余地”,那篇文章的标题就叫《悬崖边的反思》,显然傅盛也知道猎豹移动的App为了广告创收,也想了一些办法绕过了谷歌的限制,但影响了用户体验,与谷歌的追求背道而驰。

  而最近曾在微软、雅虎、360和科大讯飞等公司担任过高管职务的刘鹏(昵称“北冥乘海生”)也撰文写道《被谷歌剪掉命根子的出海应用,没几个冤枉的》,其中列举了一些出海应用的三宗罪:批发式生产、恐吓式获客、饱和式变现。他用一个字总结了这些被下架的出海应用,那就是“该”。

  刘鹏写道:

  我没有道德洁癖。对于挣扎在生存线上的初创企业来说,为了生存,做点擦边球的产品和生意,其实算不上大奸大恶。

  不过,您的企业融资多少亿,估值蹭蹭涨,早成了互联网标杆,连早晨喝豆腐脑往外喷的都是人工智能和云计算,还拿鸡鸣狗盗作为核心竞争力,并且坚信自己在做一项伟大的事业,这是不是有点精神分裂了?

  这篇文章虽然没有点名猎豹移动,但指出的一些问题,也值得猎豹移动方面警惕和思考。

  猎豹移动面临如今的被动,在责怪谷歌突然下架的同时,也确实应该站在悬崖边上反思一下,是不是自己过去做的有点过分了?

  谷歌去年10月就冻结了猎豹移动旗下四大App的广告收入,后来同意结算其中大部分钱款,但2小时后就全部下架了猎豹移动的45个App。谷歌此举的意思大概就是:钱可以给你们,但我们这儿庙小,您还是去其他地方玩儿吧!

  一些出海公司虽然摸着了赚钱的规律,却没有遵守平台的规则,最终被踢出局的恶果还得由自己承担。

  类似的事情不止发生过这一次。2017年2月,Facebook也突然叫停了所有中国工具类应用广告,其中清理类和电池类App是重点处罚对象,主要原因就是这些工具类产品涉嫌欺骗用户,比如告诉用户手机内存满了需要清理等等,严重影响用户体验。

  当然那次事件中不止猎豹移动受到了处罚,还有360、百度、广州久邦数码科技、成都狮之吼科技、广州至真信息科技、北京遨游天下科技等近30家中国互联网公司都收到了“广告禁令”。

  国内出海的互联网公司再这样玩下去,多少有点竭泽而渔的意思了,早期违规者的一些违规行为,甚至直接影响到整个工具品类的App在Facebook和谷歌两大广告平台没了活路,让后来者叫苦不迭。

  3

  傅盛在高速上为猎豹移动换轮胎

  都说创业就像是在高速路上换轮胎,傅盛作为猎豹移动的创始人也一直在这么做。

  2012年,傅盛在国内安全软件领域群雄环伺的时候,为猎豹找到了国际化的出路,又通过工具类软件出海为公司找到了高速快跑的轮胎。

  在出海仅1年半之后,猎豹移动便成功上市。

  但从猎豹移动最近3年多的各项业务营收占比来看,作为公司两大营收支柱的工具产品及相关收入和移动娱乐业务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滑,其中工具产品及相关收入已经连续6个季度下跌,从2018年第三季度的8.36亿元跌到了2019年第四季度的2.98亿元,跌幅高达64.3%。

  而2019年第四季度,猎豹移动的AI业务及其他收入仅为2830.5万元,只占当季总营收的4.6%,远不能成为支柱业务。

猎豹移动各业务占比情况,图片来源:SolarTang ▌猎豹移动各业务占比情况,图片来源:SolarTang ▌

  当猎豹移动的两大“轮胎”(工具产品及相关服务收入和移动娱乐业务收入)都出现下滑,而其AI业务及其他收入又不能快速成为公司的新“轮胎”时,傅盛怎能不尴尬?他在财报发布后也安慰市场说,“我们相信有能力战胜这些短期困难,并在未来的几个季度里恢复增长。”

  至于几个季度,或许只有傅盛本人知道。另外,他还透露猎豹公司目前账上有7亿美元的资金和投资,还有重新出发的资本。

  而如今,曾经跟着傅盛从360出来、探索国际化,一路打拼到上市的合伙人徐鸣已经在2018年辞职去造火箭了;2015年加盟的女神张泉灵也已经在2019年1月担任少年得到的董事长,去教育行业打拼了;2016年从百度离开创办猎户星空的语音首席架构师贾磊——傅盛的合伙人,2019年8月又重回百度去探索“人类对语音交互认知的本源”了。

  2017年加盟的CFO姜振宇在2020年1月被曝出离职,新CFO任今涛在1月31日接任,而任今涛是1月17日刚刚从人人公司的CFO职位上辞职的,不到半个月就到猎豹移动履新了。

  值得一提的是人人网前老板陈一舟曾在2015年6月提出人人网私有化,9月份任今涛入职人人网,而后在2016年和2018年陈一舟又两次提出私有化方案,不过至今人人网仍留在美股,只是其股价如今在1美元附近徘徊,有被退市的风险。

  虽然任今涛没能帮助陈一舟将人人网最终私有化,但他在私有化方案的拟定上应该是有不少经验的。

  不知道任今涛如今履新CFO与猎豹移动私有化是否有关联,当然,傅盛只说了再也不要把猎豹当成上市公司,从没有说过要进行私有化。

  但据报道,傅盛在猎豹移动App被谷歌下架后曾反思了一夜,写了1700字的反思文章,其中一点就是:

  公司过去过于关注股价、财报,认为这些都是不可承受的压力,现在发现也不过如此,世界没塌下来。

  他反思,要放下所有,再也不要把猎豹当成上市公司、不要把自己当成企业家。

  傅盛的反思与雷军2014年8月份回应投资者的话交相呼应着。

  当时猎豹移动上市刚刚过去3个月,雷军在雪球社区的金山软件群里回答了投资者的提问,一位投资过金山股票的人说“有段时间金山已经成为一只我忘记的股票”,对此雷军回应道:

  长期公司发展远超过短期财报波动。上市公司的压力就是季报,如果考虑每期季报,公司很容易变得平庸。

  金山一定不能变成一家平庸的公司。

  不知道六年后傅盛再读雷军这段话时会是怎样的感触。

  六年前,傅盛刚刚通过猎豹上市证明了自己的能力,意气风发,雄心万丈;当时的雷军也在用互联网思维横扫手机江湖,带着小米狂奔向450亿美元的估值。

  但雷军有一点与傅盛不同,那就是在被媒体撰写《豹变》文章之后,“雷布斯”并没有飘。

  参考资料:

  《今天雷总 @雷军 在两个雪球群的问答汇总》,作者:SolarTang,2014.8.23

  《猎豹移动19Q4和全年财报:业务线挑战将持续,需用现金储备和时间竞赛》,作者:SolarTang,2020.3.25

  《傅盛豹变》,作者:卢泓言,2015.3.22

  《被谷歌剪掉命根子的出海应用,没几个冤枉的》作者:北冥乘海生,2020.3.21

注:本文转载自新浪科技,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成都威尔德公司承接各种互联网业务-帮助中小企业转型互联网加- 版权声明 1、本主题所有言论和图片纯属会员个人意见,与成都威尔德公司承接各种互联网业务-帮助中小企业转型互联网加立场无关。
2、本站所有主题由该帖子作者发表,该帖子作者威尔德编辑成都威尔德公司承接各种互联网业务-帮助中小企业转型互联网加享有帖子相关版权。
3、成都威尔德公司承接各种互联网业务-帮助中小企业转型互联网加管理员和版主有权不事先通知发贴者而删除本文。
4、其他单位或个人使用、转载或引用本文时必须同时征得该帖子作者威尔德编辑成都威尔德公司承接各种互联网业务-帮助中小企业转型互联网加的同意。

这家伙太懒了,什么也没留下。
最新回复 (0)
只看楼主
全部楼主
    • 成都威尔德公司承接各种互联网业务-帮助中小企业转型互联网加
      2
        立即登录 立即注册 QQ登录
返回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资源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发邮件(673011635@qq.com)告知我们,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