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傅盛心比天高,猎豹命比纸薄 行业新闻

威尔德编辑 4月前 81209

猎云网注:傅盛的心急,傅盛的焦虑,让他每次转型都不是业务迭代,而是断代式的转型,每次涉足的新领域同之前的业务都很难找出相关联的地方。由此导致的结果就是:不转型,猎豹会像他曾经的对手一样相继消失;转型,也不确定猎豹能否熬过冬天。文章来源:略大参考(ID:hyzibenlun),作者:秦安娜。

傅盛一定不曾想到,当年依靠猎豹清理大师,单点奇袭一度收割全球6亿用户的胜利,会让猎豹失去整个中国移动互联网时代。

猎豹长久以来远离中国互联网行业的焦点位置,无论是社区、直播、短视频……它没有参与过移动互联网流量兴起的任何一场战役。这是一家没有打过仗的公司。长久远离流量争夺的修罗场,以工具、轻游戏,直播业务过着小而美的日子。

如今被Facebook和谷歌相继抛弃,建立在流沙上的海外基业陆续坍塌。猎豹想要回归国内市场,可是留给它的位置在哪里?

中国的互联网小巨头们,哪个不是一路踏着累累战绩发展起来的?哪个不是经历觊觎、诋毁、掠夺、合并,奋力厮杀去追求一点点份额的增加。

流量太珍贵,没有谁愿意失去分毫。

海外业务戛然而止,猎豹返身回归国内却发现它不曾在此留下一块儿阵地。而它像游击战一样的业务布局,让猎豹没有一项强悍的业务支撑水逆期。

1、"植物人"

出海八年,猎豹相继被Facebook、谷歌背弃。

2018年12月,猎豹与Facebook在广告方面的合作被中止。傅盛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到,Facebook就是一封邮件,就不再合作了。

同样的遭遇一年之后再次上演,2月20日,谷歌下架猎豹旗下45款应用,并终止猎豹旗下App的Admob及Ad Manager账户。

2017年以来,谷歌成为猎豹最大的客户,当年来自谷歌的收入占猎豹总收入15.2%。2018年,谷歌贡献了猎豹总收入的14.4%。

比失去收入更严峻的问题是猎豹失去了在全球开展业务的重要通道。

傅盛在四季度的分析师会议上提到,猎豹会继续同谷歌沟通,但是不保证能够恢复这种合作。

其实,预警信号早就出现,2018年1月谷歌推出新政策,禁止开发者在app中加入锁屏广告。猎豹绕开规则,选择做第三方桌面的广告位,用户会经过中间页面再进入广告位。

让猎豹选择铤而走险的原因在于,工具类产品是唯一有利润的业务。

猎豹曾描绘过三级业务增长模式,工具类产品出海、获取流量,撑起第二梯队内容类产品的收入。内容产品又将为第三增长级的AI产品提供资本支撑,这样一个接一个的产品接力,为猎豹从移动互联网向AI互联网的转型争取时间。

但是,被视为营收第二增长点的内容业务,一直在亏损。被视作第三级业务增长点的人工智能业务也在亏损。维持盈亏平衡的重任落在了工具类产品的身上,这是不能被放弃的收入,偏偏,因Facebook和谷歌政策的相继收紧,工具类产品的收入逐渐下滑。

猎豹2019年实现总收入35.88亿元,同比下降28%。其中,工具应用业务收入15.73亿元,同比下降49.6%;移动娱乐业务收入18.72亿元,同比增加5.2%;AI等业务收入1.43亿元,同比增长72%。

2019年,猎豹的经营亏损为人民币11.109亿元(其中包括分拆Live me 业务近8亿元的股权激励)。而2018年的经营利润为人民币4.672亿元。

以一项收入正在减少的业务,去扶持两项长期亏损的业务。独木难支,猎豹不忍断臂求生的原因在于此。

2、有流量,没用户

业务出海这些年,猎豹有过自己的挣扎、彷徨和进化,但这一切同移动互联网的流量迁徙无关,那是属于企业发展过程中的危机。

也正因猎豹的发展同互联网大环境关联度低,它并没有跟随移动互联网流量变迁的过程,去建立自己的用户群体。

此番被迫回归国内,猎豹不得不面对的现实是:它在国内没有用户基础,甚至缺少留住用户的能力。

猎豹擅长的单点突破,基于用户需求,开发相关产品,并建立起产品矩阵的模式,不属于移动互联网的商业范式。

移动互联网企业的核心是打造一款超级入口,通过多维度的服务,尽可能满足用户需求,将用户留在App中。

猎豹虽然打造了众多的产品矩阵,从工具到游戏到直播,却没能打造出一款超级APP,作为连接用户的入口。

以此角度来说,猎豹骨子里依然是传统互联网企业。它虽然搭上了移动互联网的红利,却并不是一家移动互联网企业,仍旧沿袭PC时代多入口的产品思维,而不是用户思维。

正因为没有与用户的连接,猎豹快速建立起来的海外积累,如流沙一样不停流失。

回归国内,猎豹要做什么?

傅盛说,猎豹可以在国内继续做轻游戏业务,在未来几个季度为公司构建一个强大的中期增长引擎。

猎豹开始游戏业务是在2015年,傅盛感觉到工具型产品在用户粘性上的弊端,打算从轻游戏业务进入游戏市场。同年,猎豹收购了《钢琴块》和《跳舞的线》等轻度的游戏。

这些举措一度收效甚佳。2018年游戏娱乐业务贡献15亿元收入,2019年游戏娱乐业务贡献了18亿元的收入,是猎豹第二大收入来源。

然而,轻游戏从来不是赛道,它只是游戏巨头顾不到的边角料,是移动互联网企业增强用户粘性的互动工具,它不是可以支撑起一家优秀企业的生意。

看起来,傅盛也不清楚回归后要如何服务国内市场,只想用游戏业务续命,撑到它所押注的AI互联网到来的那一天。就如同它提出的三级业务增长模式一样,每项业务的作用是在下一项业务成长起来之前去获取收益。

纵观猎豹两次业务布局,从工具产品到内容产品,再到人工智能,带领猎豹从移动互联网到AI互联网,前者是围绕流量迁移进行业务布局,后者是围绕技术升级进行产业布局,这些业务成长路线看似完美,却忽略了关键的一点:商业是围绕人来开展服务,而不是围绕认知去布局服务。

此外,一家企业的本分便是不要为了缥缈的未来去放弃当下。

当猎豹的收入不能支撑他同时在内容和人工智能两个领域发力时,他选择了放缓前者的发展,为人工智能产品让路。而显然,内容产品正是移动互联网的现在。

3、内容产品的战略性撤退

傅盛说他喜欢的中国企业家是张一鸣,他原本可以选择成为后者众多对手之一,但他却选择成为张一鸣的铺路石。

2017年11月,今日头条母公司字节跳动与短视频分享平台Musical.ly签署协议,全资收购Musical.ly。

作为Musical.ly的A轮投资方,猎豹以500万投入,得到约2亿美元的现金,加上字节跳动的股权。而后者将Musical.ly与抖音海外版TikTok合并,发展出一款让Facebook都忌惮的现象级产品。

猎豹是有机会增强在短视频领域的话语权的。

早在2015年猎豹就关注短视频,当时,Facebook、 Instagram 等几大主流社交媒体都没有短视频。当年,猎豹在印尼做短视频 Shine,因为不赚钱被放弃了。

之后,猎豹想在国内做一款短视频内容聚合平台。当时抖音都没有上线。但是团队按照工具产品的思路,没有考虑用户注册环节,直接用爬虫技术把市面上能扫到的视频聚合起来,变成短视频工具而非平台,这个项目在猎豹也没有发展起来。

后来猎豹A轮投资Musical.ly,还曾力主Musical.ly创始人做一个中国版产品,猎豹可以贡献人员,但由于各种原因一直推迟,等Musical.ly推出中国版,中国的短视频已经是抖音和快手在争夺市场。

傅盛也想过拉上腾讯,一起投资并且控股公司,说服Musical.ly创始人一起把仗继续打下去。但是腾讯不参与投资。Musical.ly没战就宣布退出,傅盛说那时候已经打不动抖音了。

这是一家心有余而力不足的企业的典型结局,不敢过多投入,不能过多投入,如同一位小富即安的保守中年人。对于数字、对于收益的过度关注,让猎豹缺少押注未来的勇气。

傅盛另一个看好的内容产品是直播,他先后接触过台湾直播 App 17和映客。猎豹想以一亿元人民币战略投资映客,占20%股份,同奉佑生聊过几次投资,但没能挤进后者的投资方。

猎豹看好直播秀场的变现业务,但当时正是映客、花椒、虎牙、斗鱼等玩家纷纷涌入,百播大战一触即发的时刻。猎豹不想在国内市场过度消耗,投资映客未果后,转而决定直接在海外上线直播业务。

猎豹移动高级副总裁何雁丹(Yuki),同时也是猎豹移动工具产品清理大师的负责人,转做直播业务,带领当时负责电池医生的十几人团队转型做直播,也就是Live me。

内容是猎豹不得不争取的领域,这更像是一场必须入场的战斗。因为视频内容作为优质流量在崛起,而流量是互联网一切商业故事的根基。

2016年,Facebook调整算法,更多流量倾向于内容产品,给予工具类软件的流量权限在下降。这直接导致2016年一季度,猎豹的营收增长低于预期。

这是猎豹第一次对外展示业务对巨头依赖所带来的脆弱性。

Live me一直没能成为傅盛所期望的那样,成为猎豹的第二个营收增长点。从2015年11月上线Google Play 到2019年3季度,Live me一直呈亏损状态。2019年第三季度,猎豹宣布将Live me分拆,收入不再计入合并报表。

这份考量源自于工具产品收入下滑,平衡财报盈亏的需要。上市后的日子,傅盛一直都要做数字平衡,这让猎豹很多业务布局都束手束脚,打不起,不敢打。

但地盘是打出来的,出海八年,回归国内,猎豹能拿回来的竟然只有轻游戏业务。

4、性价比能打赢人工智能?

傅盛一直想找到一条足够长的跑道,让猎豹可以不用疲于转型,长期发展业务。

他曾问过自己,为什么进入互联网的第一份工作不是电商、社交、搜索,而是一个今天消失的行业。

对自我的追问,来自对现状的不满足。

傅盛曾在公司讲过乔布斯的故事。乔布斯重回苹果,用三年的时间把企业救活,但真正让苹果崛起的是iPhone手机问世。

傅盛一直在寻找属于猎豹的“iPhone手机”,他给出的答案是人工智能。他相信”下一个时代,一定是人工智能与人共存“。并认为猎豹如果能及早推动这个行业的发展,是一件很荣耀的事情。

志高于才,对于一个人或是对于一家企业都是很残忍的事情。

国内发展人工智能的企业有哪些?华为、阿里、腾讯、百度……这是巨头才敢长时间消耗的战场,它们有足够弹药,以及筹备弹药的资格。

这些都是猎豹不曾拥有,也无法动用的资源。猎豹没资格也不能够去往巨头的战场,它的选择是差异化竞争,去往巨头忽视的应用场景。傅盛说,人工智能产品不能快速落地,不单是技术的问题,而是没有找到合适的场景。

于是,猎豹投资的猎户星空将机器人产品落地问题聚焦到使用场景,机器人不必像人,只要在落地场景中能够满足用户的需要即可。

一场高技术的争夺,被猎豹当成了性价比的战争。

2018年3月,猎豹一次性发布了5款机器人产品,前台接待兼保安豹小秘;行走售卖机豹小贩;陪伴童年豹豹龙,小豹AI智能音箱,以及机械臂和豹咖啡。目前,猎豹机器人总落地台数超过8000台。最大落地场景是商场,落地超过5000台。

但是从收入角度来看,机器人业务在2019年只创造了1.43亿元的收入。这是一项投入与产出强烈不成正比的业务,目前也没有成熟的商业模式。

巨头冲进人工智能领域,或者是配合企业服务业务,或者是开展智能家居业务。这些服务都是围绕他们产品的使用场景,人工智能融于他们的业务中。

而猎豹依旧是点对点的单点突破,5款机器人割裂存在于5个不同的使用场景。除了能证明猎豹能制造性价比高的机器人,还能证明什么?

事实上,我们观察猎豹,是因为大多数企业都是“猎豹”,因为抓住一波红利机会得以快速发展,但行业的窗口期可能只有2、3年,之后就是颓势。

猎豹为了不温顺地走进衰退,做了诸多挣扎,做内容产品,发展人工智能。

但是傅盛的心急,傅盛的焦虑,让他每次转型都不是业务迭代,而是断代式的转型,每次涉足的新领域同之前的业务都很难找出相关联的地方。由此导致的结果就是:不转型,猎豹会像他曾经的对手一样相继消失;转型,也不确定猎豹能否熬过冬天。

上一次同360交锋,穿越生死的时刻,猎豹身后站着金山、腾讯、百度。出于辖制360的需要,他们扶植了猎豹。金山是猎豹的第一大股东,腾讯是猎豹的第二大股东。上市之初,猎豹广告收入中70%来自BAT。

如今,身陷危机的猎豹,所能依靠的只有自己。

注:本文转载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成都威尔德公司承接各种互联网业务-帮助中小企业转型互联网加- 版权声明 1、本主题所有言论和图片纯属会员个人意见,与成都威尔德公司承接各种互联网业务-帮助中小企业转型互联网加立场无关。
2、本站所有主题由该帖子作者发表,该帖子作者威尔德编辑成都威尔德公司承接各种互联网业务-帮助中小企业转型互联网加享有帖子相关版权。
3、成都威尔德公司承接各种互联网业务-帮助中小企业转型互联网加管理员和版主有权不事先通知发贴者而删除本文。
4、其他单位或个人使用、转载或引用本文时必须同时征得该帖子作者威尔德编辑成都威尔德公司承接各种互联网业务-帮助中小企业转型互联网加的同意。

这家伙太懒了,什么也没留下。
最新回复 (0)
只看楼主
全部楼主
    • 成都威尔德公司承接各种互联网业务-帮助中小企业转型互联网加
      2
        立即登录 立即注册 QQ登录
返回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资源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发邮件(673011635@qq.com)告知我们,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