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习惯在线”,在线教育大潮下的微观故事 行业新闻

威尔德编辑 6月前 94030

  来源:钛媒体

  作者/丁诗贝,编辑/葱葱

  刚听说要在线教课时,接近退休的郑老师把自己摆茶具的透明架子拿出来,自制了一个直播PPT装置:把架子竖着放,上摆手机镜头,下放A4纸大小的纸质PPT,看起来也蛮像回事。

  直播课上了一个月,她的架子并没有派上用场。学校统一安排使用的软件可以实现共享屏幕,打开PPT全体学生就能看到;学校发的手写板连上电脑再打开软件,就可以在PPT上手写板书。

  “还是挺方便的,就是可能电脑屏幕太小,一定要切出去才能看到学生给我发的问题,有点麻烦。”郑老师说,还得跟年轻同事请教一下,看看能不能调试成上课界面也能包括学生提问的聊天框。

  在北京,大学生们开始在线上完成 presentation,就算改成在线课,还是有点战战兢兢。

  在上海,深圳,杭州,长沙、疫情最严重的武汉和许许多多城市与乡镇里,全中国的中小学生、大学生、老师,猝不及防地共同卷入了一场在线教育大潮。

  屏幕两端的困扰

  郑老师用的软件,是学校统一组织安装使用的在线会议软件全时云。据此前钛媒体报道,全时云是一家在线会议服务的SaaS公司。

  这也就意味着,虽然APP提供的在线通话及视频质量较为清晰稳定,但并没有太多为教学场景准备的功能,所以老师们需要另外配备手写板及配套软件,才能完成平常的板书。而如果想要录制视频实现“回放”,则需要有权限的班主任下载后再传给老师,等等,这款办公场景下口碑不错的软件,在功能上对于师生还不够友好,“感觉还是微信比较方便”。

  其他地区的老师们也有相似的经历。

  上海闵行区的于老师对钛媒体表示,这次疫情以来,学校用到的工具包括一起学、微课、钉钉直播、腾讯会议等等,各项软件、功能都要去熟悉,择机使用。不过大部分自己学校的老师,尤其是年轻老师对在线教育相关的技术已经有一定的了解,衔接还算顺利。

  “低年级是20分钟看市里直播,20分钟和自己老师互动。我们初三高三比较特殊,时间非常紧张,所以从早到晚的课表排的满满的。在现在疫情情况下,我们仍然能够采取这种方式正常的授课、在线批改作业,这是非常好的,学生还可以回放没听懂的地方。”

  和学生的互动体验,同样让人有些着急。

  于老师解释,不管是钉钉还是一起学,都没有直接让老师和学生互动的选择,只能先发起邀请,而后学生举手,才能看到学生的屏幕,和学生进行互动。“学生如果怎么都不举手,我们是没办法的,也不了解大家的上课状态,听懂了没有。”

  郑老师更是表示,有时线上课变成了“独角戏”。看不到求知的眼神后,工作了超过三十年的她第一次有了一丝彷徨的感觉。另一方面,有的老师也比较害羞,大部分郑老师学校的同事,都选择只分享屏幕,很少真人出镜讲课,“放课件的话,学生可以看到知识点,看人脸也没有必要吧”。

  不过也有新奇的收获。

  腾讯推出的腾讯课堂,就提供了相对更多的互动选择:比如答题器,学生回答问题后,老师直接就可以看到学生各个选项的正确率;另外一家教育直播平台ClassIn上,老师可以把最多九个学生的视频画面“带上讲台”,给他们颁奖、邀请他们在虚拟黑板上答题等等。

  郑老师介绍,由于学校技术人员配备并不充足,很难给每个老师都做好“上岗培训”,熟悉在线平台的这骤很多都依赖青年教师来帮助普及,而每个老师在家使用的私人电脑的系统、配置环境不同,也让这种自发性帮助难度提高。迄今为止,郑老师还没有搞清楚,是因为自己的十一寸电脑屏幕太小,还是因为设置问题而无法在同一页面看到学生的实时问题。

  而技术平台们也同样在承受压力。在线课堂 ClassIn 创始人宋金波向钛媒体表示,自从疫情爆发以来,其客服团队几乎无休地一直在给各个学校及机构提供技术支持,其中既有北京大学、中科大等知名学府,也有公立中小学。

  不管是学校、政府、还是第三方,都为了保证“停课不停学”而承受了巨大压力。只是对于学生们来说,这样的在线课堂,似乎并不令人满意。

  老师人在屏幕前,然而仅仅是一个小头像或只有声音及课件,并不能体会到上课的感觉。父母走过,有时还关切地拿个水果饮料,更难集中注意力。手机就摆在面前,切出在线课,可以看小说、打游戏、聊天,诱惑有点大。

  在线课开始后,由于在线课程作业繁多,还有“自动生成出勤率”等功能,可以让老师直观看到学生听了多少分钟、是否及时答题,无数中小学生涌入app store,给钉钉、一起学等app打1星,表达自己的愤怒与不满。“期盼QQ崩溃”成了一个流行梗。在偏远地区,有学生为了找到更好的信号坐在悬崖边上课,还有贫穷家庭的孩子为了一台能够上直播课的手机争抢不休……

  “在线”改变了教育方式,但不改变教育本质

  不管是老师们和技术的亲密接触,还是学生们不情不愿地线上打卡,都是教育从线下转向线上的重要注脚。就算是疫情结束后在线教育的比例再次下降,我们也可能在这段时间内瞥见了一丝未来教育形态的样子。

  在线教育的概念并非刚刚出现。早在20世纪,美国的威斯康辛州就有学校通过收音机来尝试进行远程教学,互联网及移动互联网的崛起帮助它进化成如今的在线教育——通过在线的视频、音频,让分隔两地的老师和学生能够共享屏幕、接受教学资料、提问甚至抢答。

  其实,对于有着多年经验的老教师来说,在线课堂会变成是教学场景的延伸,其中教学关窍、师生互动,都和线下教育同根同种。需要做的,是熟悉技术、并根据技术的特点来进行思考。

  美国加州的西班牙语、英语教师Martin已经尝试了数年的在线教学,“实际上,在线会改变教育方式,但不改变教育本质,你仍旧需要去启发学生、保持沟通、找到合适她/他的教育方式”。采访中,他声音洪亮,然而他说,在在线课上他的声音还要再大50%。

  他曾经遇到过一个华人小女孩,在线课上一直都很严肃,还对他说:“你的笑话一点都不好笑。”

  不过,Martin一直和小女孩积极沟通,鼓励她多说出自己的问题和困惑,小女孩在学习方面的弱点被他一一找到,提供具有针对性的练习,几个月后,孩子家长跟他说,小女孩在学校课堂上拿到了复杂句式造句测验的第一名。

  “大声,或比线下正常课堂上表现得更夸张一点,比较容易吸引低龄孩子注意力。”Sarah也同意Martin的说法。

  在过去的十几年里,Sarah 一直在美国东部的小学教书。最近五年,她从学校辞职,开始在7EDU做线上教师,发现和线下教育相比,拉近与学生的距离、吸引学生的注意力、评估学生的进度,都需要换一种方式来进行。

  “如果是在课堂上,孩子和老师的关系自然而然是比较亲近的,如果隔着网线,要怎么拉近距离、让他们能放松下来呢?我会选择多跟孩子互动,用孩子的语言让他们能体会到,虽然我们隔着屏幕,但屏幕这端也是一个充满活力、激情澎湃的老师,教学过程才会有足够的沟通和互动。”Sarah解释道。

  Martin、Sarah所在的在线教育机构是钛媒体曾报道过的7EDU,其创始人刘君认为,在线课程最经常遇到的误解就是,“这就是把线下课搬到线上”。作为硅谷知名教育专家,刘君基于十几年的教学经验提出,“实际上,在线课程的大纲、互动、教学方式,都需要根据新的形态来重新设计,可以说是完全不同的课程。”

  受访的老师与学生表示,上述问题在实际应用中很明显:一些临时“搬”到线上的课程并不尽如人意,与录播课程的差别并不大。

  技术与经验,帮我们适应“在线”模式

  如何帮助老师、孩子来跨越网线与屏幕的障碍,需要多方的努力。

  协同办公平台钉钉,就在疫情期间实现了在教育领域的大规模应用。钉钉快速开发了手机/电脑都能简单使用的在线课堂,降低使用门槛,另一方面给全国大中小学提供不受限的存储空间,保证平稳运行;腾讯课堂的特色,则是提供“小班授课”模式,让深圳中学的老师能够在在线课堂上使用“举手”、“答题卡”等功能,与学生现场连麦进行互动,或是完成小测验。

  与此同时,在偏远地区,教育部门提供了地区性的直播大课,帮助基层公立学校缓解远程教育的压力。

  游戏化的奖励系统,也成为在线课堂模式的标配。上文提到的在线课堂 ClassIn,就完全以教学场景为目标设计的在线互动教室,老师可以通过奖励系统用虚拟奖杯鼓励孩子,或者提供小范围的讨论模式,模拟真实教室里的活动。

  另一方面,教师群体对于在线教育技术的熟悉程度也在加强。

  “如果没有经验的老师,可能很难从教授线下课直接转变成线上课,不管是课程设计、对技术的熟悉程度、和处理突发事件的能力,学生的互动方式,课堂的把控能力等都还需要很多的积累。”刘君解释道,7EDU的老师在上岗前,都需要经过相当严格的筛选及强化培训。

  疫情增长以来,学生数量增加的同时,也有着更多课程内容的线上需求。刘君介绍,7EDU的课程覆盖应试、阅读及中小学课程辅导等内容,课程大纲针对线上课程特点设计,已经经过了数年打磨。

  “在线教育需要具有丰富经验的老师、更需要专业的机构提供相关服务,才能保证这个教育过程是有效、高质量的,而英语教学也往往是国外的机构受关注较多,所以现在我们的学生数量增长得非常快。”刘君说道。

  腾讯直播也在提供每周4-5次的直播培训,让老师们有机会熟悉使用的线上工具。在ClassIn的Youtbube频道上,已经有数百个介绍视频,详细指导老师们如何使用软件里的功能。

  “原来我们认为年轻的老师或者IT技术能力强的老师掌握得会快一些,部分老师可能学习起来会比较困难。但令我们欣喜的是,通过学校内部的帮扶,多数老师都能够快速上手。”腾讯教育副总裁、腾讯在线教育部总经理陈书俊在近期的教育论坛上表示。

  “这次线上课我感触最深的就是,以前上课点名学生起来回答问题,现在连麦是需要学生主动作答,强调主动性了。经过这个阶段,我觉得我有更多的信心和动力,在今后的教学中运用更多的技术来实现课堂的信息化。”于老师对钛媒体说道。

  在线教育发展多年,曾因技术瓶颈、接受程度而保持“小众”,然而它的三大目的——提升教育公平性;提供更丰富、更触手可及的教育资源;解放地域、时区的桎梏——令教育、科技领域的人们从未放弃对它的追求。

  疫情中,举国乃至全世界转向线上教育是个无奈之举。所幸,技术正让真正的在线教育与我们逐步接近。

  附:部分参考资料

  Sun, A., & Chen, X. (2016). Online education and its effective practice: A research review. Journal of Information Technology Education: Research, 15, 157-190. Retrieved from http://www.informingscience.org/Publications/3502

注:本文转载自新浪科技,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成都威尔德公司承接各种互联网业务-帮助中小企业转型互联网加- 版权声明 1、本主题所有言论和图片纯属会员个人意见,与成都威尔德公司承接各种互联网业务-帮助中小企业转型互联网加立场无关。
2、本站所有主题由该帖子作者发表,该帖子作者威尔德编辑成都威尔德公司承接各种互联网业务-帮助中小企业转型互联网加享有帖子相关版权。
3、成都威尔德公司承接各种互联网业务-帮助中小企业转型互联网加管理员和版主有权不事先通知发贴者而删除本文。
4、其他单位或个人使用、转载或引用本文时必须同时征得该帖子作者威尔德编辑成都威尔德公司承接各种互联网业务-帮助中小企业转型互联网加的同意。

这家伙太懒了,什么也没留下。
最新回复 (0)
只看楼主
全部楼主
    • 成都威尔德公司承接各种互联网业务-帮助中小企业转型互联网加
      2
        立即登录 立即注册 QQ登录
返回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资源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发邮件(673011635@qq.com)告知我们,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