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阅文市值缩水2/3,但还是被严重高估了 行业新闻

威尔德编辑 6月前 60555

  作者|Eastland,虎嗅研究总监

  2020年3月17日,阅文集团(00772.HK)发布了2019年全年业绩公告,报告显示,阅文集团2019年营收、净利润分别为83.5亿元和11.1亿元人民币,同比增幅分别为65.7%和21.9%。业绩披露当周,阅文集团逆势上涨7.46%。截至周五(3月20日),市值重回300亿港元以上(306.23亿港元)。

  阅文集团是中国第一网络文学平台,且腾讯持有57.06%股权。多重光环下,阅文在香港资本市场受到热捧,市值一度逼近千亿(928亿港元)。

  核心业务见顶

  阅文集团营收由两部分构成:“在线业务”收入,包括付费阅读、网络广告及分销第三方游戏;“版权运营及其它”收入,来自影视制作、发行、授权改编、游戏运营及纸质图书销售。

  2017年,在线业务营收34.9亿,占营收的85.2%;

  2018年,版权运营及其它收入翻倍达到12.1亿,在线业务收入38.3亿,占比回落到76%;

  2019年,在线业务收入首次下滑,同比减少3.1%;版权运营及其它收入同比增长283%,达46.4亿;在线业务收入占比跌至44%。

  阅文集团在线业务按收入来源分为三类:

  • 自有平台产品

  阅文集团自有平台产品包括网站和移动APP,如起点中文网、创世中文网及云起书院。自有平台产品收入全额入账。

  2017年自有平台收入19.4亿,同比增长83.7%;2018年自有平台收入22.1亿,增速骤然降至13.8%;2019年自有平台收入24.3亿,同比增速跌破10%。

  • 腾讯产品自营渠道

  “腾讯产品自营渠道”包括手机QQ、QQ浏览器、腾讯新闻及微信读书等,所获收入全额入账。

  2018年来自腾讯渠道的收入为9.52亿,占在线阅读收入的24.9%,较2017年有所下降。2019年进一步降到8.36亿,占比22.5%。腾讯渠道对阅文举足轻重,但收入连续三年下降,说明腾讯光环“含金量”仅此而已。

  • 第三方平台

  通过百度搜狗等第三方平台所获收入,双方按比例分账。财报未披露分账比例,鉴于SP与电信运营商按6:4的比例分账,不妨假设阅文能拿到用户实付金额的40%。

  2019年,来自第三方平台收入为4.5亿,同比下降32.2%。

  阅文集团在线业务增长已然乏力。

  2019年,阅文集团自有平台及腾讯渠道平均月活用户数达2.2亿(阅文平台、腾讯渠道大致各占50%),同比增幅仅2.9%。

  “看热闹”增速趋近于零,肯花钱的直接滑落。

  2017年6月,付费用户数冲高到1150万后开始回落,2019年月均980万。付费率亦从2017年的5.8%降至2019年的4.5%。好消息是,用户人均月消费从20.5元增至25.3元。

  2017年、2018年和2019年,阅文集团在线业务毛利润分别为18.9亿、21.3亿和21.1亿。2019年毛利润同比下降0.8%。

  “双轮驱动”中的一个轮子已经“打滑”。

  许多中国互联网公司从俘获“三低用户”(低年龄、低学历、低收入)起步。俗话说“人往高处走”,随着年龄增长,原有用户的学历、收入会越来越高。以“三低用户”为种子没问题,但随着用户成长就被抛弃的互联网公司难言真正成功。例如网络文学,“三低”读者仍然是主力,而且付费比率呈现下滑趋势。

  阅文平台覆盖中国70%以上的网络文学作品,截至2019年末,作品总数达1220万部(较2018年末增加100万部);聚集近90%网络写手,截至2019年末有810万。但在腾讯倾力导流的情况下,付费用户不过980万,人均月支出25元,全年37亿收入,21亿毛利润。

  天花板很低的行业,营收37亿、负增长,按1倍市销率(PS)计算,阅文集团线上业务估值40亿港元。

  三场“皆大欢喜”

  提供版权代理服务,促进作家/作品的IP价值最大化,传统出版机构做了几十上百年。

  将网络作品改编权授给第三方并无新意。出版机构“下水”操作文学作品改编影视的例子也不少,如读者出版社投拍《铁甲舰上的男人们》、新华文轩投拍《画皮2》、凤凰传媒投拍《左耳》。白马文化、磨铁图书、长江传媒更是将“图书、影视一体化产业链”作为长期战略。

  在进军影视的风潮中,阅文集团以不超过155亿代价收购了新丽传媒100%股权。

  新丽传媒成立于2007年,“过人之处”是吸纳明星入股。2011年股东名册上有20多位导演、演员——张嘉译、海清、李光洁、胡军、宋佳、陈凯歌……#贾跃亭也爱玩这个套路#

  2012年、2014年、2017年,新丽传媒锲而不舍地三次申报IPO。由于证监会对明星参股、估值暴涨的故事“不感冒”,三次均以失败告终。

  2017年11月,阅文集团在港交所上市,公开发售录得超额认购622倍。首个交易日股价冲高到110港币,新老股东皆大欢喜。

  2018年3月,光线传媒将所持26.6%股权卖给腾讯,对价33亿。光线“解套”、新丽抱上“粗腿”,双方皆大欢喜。

  2018年8月,阅文集团以不超过155代价收购新丽传媒100%权(其中腾讯最多可得52.9亿)。

  收购价相对于2017年净利润的市盈率超过40倍。影视传媒公司利润波动大,以10倍PE收购风险已经偏高。

  无论如何,收购新丽传媒这笔交易让腾讯卸下了“包袱”,阅文增强了“实力”,也算皆大欢喜。

  至此,新丽传媒“皆大欢喜功能”耗尽。

  收购新丽之后,阅文集团版权运营收入大幅增长。2018年突破10亿、同比增长160%;2019年收入44.2亿(其中32.4亿来自新丽传媒)、同比增长341%。

  营收大幅增长,毛利润率却未见改善。

  2018年最后的两个月含新丽传媒业绩,版权运营毛利润率35.6%;2019年全年含新丽传媒业绩,版权运营毛利润率34.1%。

  收购新丽传媒时,阅文集团得到的承诺是“2018年、2019年、2020年净利润分别不低于5亿、7亿和9亿。”

  2018年、2019年,新丽传媒净利润分别为3.24亿、5.49亿,均未兑现承诺。加之大环境今非昔比,新丽传媒能值50亿港元不错了。就算纸可以包住火,但包不久

  大手笔并购使阅文集团商誉账面值超过100亿。但上市公司声称“独立外聘估值师进行商誉减值评估的结果是:概无确认商誉的差值亏损”。2018年、2019年,阅文集团没有一分钱摊销,商誉账面值一直是106.53亿。也就是说,溢价百亿收购的资产只创造营收、净利润,概无成本!

  即便是摇钱树,每年“摇出”9亿净利润,155亿收购价也偏高。连续两年没完成业绩承诺,上市公司悍然不对收购产生的巨额商誉进行调整却无人过问,香港证券市场监管的水平之低可见一斑。#中国证监会好歹三次拒绝了新丽传媒#

  “一篮别人的鸡蛋”值多少?

  阅文集团是中国第一网络文学平台。2019年末,各平台共有810万作者、1220万部作品。“IP宝藏”是部分投资者追捧阅文集团的主要原因。

  文学作品要改编成影视作品需要巨大的投入,比如腾讯影业对《择天记》的投入超过4个亿。要办养鸡场怎么也得有一篮鸡蛋,可这远远不够,哪怕小型养鸡场恐怕也要投100万。对影视制作机构而言,原著就是“鸡蛋”,没有或者太贵都不行。

  2016年阅文集团授出122部作品的改编权,包揽年度票房最高的20部国产改编电影中的13部、收视率最高的20部国产改编电视剧中的15部、观看量最高的20部国产改编网络剧中的14部、累计下载最高的20款国产改编网络游戏中的15部、百度搜索排名最前的20部国产改编动漫作品中的16部……但阅文集团授出122部改编权的收入是2.47亿,每部203万元。

  天蚕土豆的《大主宰》,游戏改编权卖了2600万。假如经由网络平台授出,佣金率为10%,阅文集团可得260万。

  中国一年制作多少影视作品、推出多少款游戏取决于整个娱乐业的景气程度,购买文学作品进行改编只是众多模式中的一种,阅文集团能授出多少部作品改编权不是自己能够决定的。假如每年200部,每部200万,全年不过4亿“出息”。网络文学是“快餐”,没能“趁热”卖掉改编权的作品将无人问津。

  所谓“IP宝库”不过是一篮鸡蛋,而且不属于平台,阅文集团只是代理人!对于成了名的作家,未必甘心让平台赚佣金。阅文集团“库存”作品再多,也就值10亿港元。

  综上所述,阅文集团保守估值为100亿港元。新丽传媒商誉泡沫破裂有可以成为价值回归的导火索。

注:本文转载自新浪科技,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成都威尔德公司承接各种互联网业务-帮助中小企业转型互联网加- 版权声明 1、本主题所有言论和图片纯属会员个人意见,与成都威尔德公司承接各种互联网业务-帮助中小企业转型互联网加立场无关。
2、本站所有主题由该帖子作者发表,该帖子作者威尔德编辑成都威尔德公司承接各种互联网业务-帮助中小企业转型互联网加享有帖子相关版权。
3、成都威尔德公司承接各种互联网业务-帮助中小企业转型互联网加管理员和版主有权不事先通知发贴者而删除本文。
4、其他单位或个人使用、转载或引用本文时必须同时征得该帖子作者威尔德编辑成都威尔德公司承接各种互联网业务-帮助中小企业转型互联网加的同意。

这家伙太懒了,什么也没留下。
最新回复 (0)
只看楼主
全部楼主
    • 成都威尔德公司承接各种互联网业务-帮助中小企业转型互联网加
      2
        立即登录 立即注册 QQ登录
返回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资源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发邮件(673011635@qq.com)告知我们,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