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网课是与非:有学生设法逃避检查 破解钉钉漏洞逃课 行业新闻

威尔德编辑 6月前 68902

自 2 月 10 日以来, 鹤壁市淇县教体局全力以赴组织全县中小学教师在家上网 开展教学活动。 图片来源:河南省教育网  自 2 月 10 日以来, 鹤壁市淇县教体局全力以赴组织全县中小学教师在家上网 开展教学活动。 图片来源:河南省教育网

  相关新闻:网课进行时:有山区学生上网课太难 骑骆驼漫山找信号

  原标题:“上网课”的是与非② | 疫情期间的网课“众生相”

  记者|周 頔

  责编|田 雄

  在疫情蔓延的特殊时期,全国各地学生迎来了网上开学。

  在网课的这一端,是化身“网络主播”依然坚守教学岗位的老师,另一端则是数千万进入“云端学习模式”的学生。

  对于网课,学生表现各异。有山区的学生为了上网课想方设法找信号之艰难,还有学生身处方舱医院边接受治疗边上课备战高考。不过,也有学生为了旷课逃学想出各种怪招,甚至找到“代刷网课”来逃避学习。

  不同学生对网课的不同态度,汇聚成了疫情期间网课的“众生相”。

  无法正常上网课 导致极端事件发生

  近日,一份关于学生在家上网课的调查问卷引发了公众关注。

  问卷询问学生是否有台式或笔记本电脑、是否有流量或者宽带上网、是否能配合网络学习。然而,这些问题的回答选项只有两种:“有(能)”“没有,但可以借到(可以克服困难)”。

  不难看出,无论作何选择,问卷调查的结果都会是100%的受访学生都可以上网听课。

  然而,真实的情况却并不乐观。随着全国各地学校的网络课程相继展开,要求学生上网听课、签到,不过对于居住在农村地区以及家庭贫困的学生来说,上网听课面临着网速慢、信号弱、资费高等很多困难,还有一些家庭确实面临着客观条件无法上网的窘境,甚至让学生产生极端的想法。

  2月29日,河南南阳邓州市发生了一起初三女生自杀未遂事件,引发了公众对于低收入家庭学生无法上网听课的关注。

  据河南日报等媒体报道,该初三女生家中共有姐弟三人,其排行第二。姐姐今年17岁,读高一;弟弟今年13岁,上六年级,要考初中。疫情期间,姐弟三人都需要用智能手机听网课来完成学习和作业。

  因为家庭贫困,父亲借钱只够买一部智能手机给姐弟三人共用。三个孩子同时面临大量课业负担,只有一部手机,没有办法同时兼顾,该名初三女生落下了许多功课,面对老师和同学们的质疑,一时想不开,试图吞下母亲用于治疗精神疾病的药物自杀,所幸家人发现及时并送到医院抢救,目前病情稳定。

  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朱宝律师在接受本社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教育机构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突发事件应对法》第24条,履行人员密集场所管理单位的预防义务,是尽职尽责行为,具有现实紧迫性和法律依据。因此,启动网络教学是十分必要的。

  但他同时指出,各地方人民政府应当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第二条“义务教育是国家必须予以保障的公益性事业”的要求,必须提供教育的基本设施设备。目前,用于上网听课的手机、电脑等视频终端设施,是在现实条件下满足受教育权的必要设备,因此地方政府应必须满足学生对学习终端设备的使用需求。

  “鉴于我们国家已经建立了完整的社会救济体系,如果学生在学习过程中遇到相应障碍,可以向民政部门、教育主管部门和社区进行申请临时救助,采用临时租借视频终端设备等方式解决特殊时期的求学问题。”朱宝谈道。

  记者获悉,上述自杀事件发生后,该女孩所在的村子里有好心人当天就组织捐款,并将款项全部交到了其家人手中。同时,女孩所在学校及其亲戚也送去了两部可以上网课的智能手机,加上女孩家先前已有的,目前可以满足姐弟三人用于学习。当地政府部门也加强了帮扶,为女孩家添置了新家电和被褥,并送去5000元现金。

  一些学生穷尽办法逃避线上课堂检查

  就在一些学生因为客观条件限制无法参与线上学习而着急的同时,也有一些学生明明拥有优越的网上上课条件,却想尽各种方式来逃避上课。

  相比于学校课堂教育,网络课程的约束性似乎更为宽松,也给一些学生逃课、逃学提供了机会和借口。

  记者在多个学习论坛和社交平台上看到,有学生在分享逃避线上课堂检查的“技巧”。

  有的学生将自己守着电脑屏幕前的照片打印出来,找好角度,摆放在电脑摄像头前,来应付课堂连线检查;有的学生提前录制自己“认真上课”的视频,然后插入上课软件界面反复播放;有的学生找到并分享了如何利用“钉钉”等软件的工作漏洞,使其在后台持续计时,自己可以用手机进行其他操作;还有的学生以网络信号不好、家里停电、摄像头坏了等理由为自己的旷课行为辩护。

  除此之外,据记者观察,“代刷网课”线上业务也在需求声中不断扩大。

  一些“课贩子”打着帮助“刷课”的名义,向学生收取费用,声称只要交了钱,便可“高枕无忧”,从“刷课时”到最后的考试,“一条龙”服务。

  在多个网课学习平台上,都能看到有“课贩子”提供“代刷网课”、破解“钉钉”等网课直播软件的留言。

  记者以买家身份联系了其中两家提供“代刷网课”服务的卖家,得到了相似的回复。

  对于大学的网络课程,由于大部分并不需要摄像头连线,“课贩子”会通过特制的软件登录买家的账户,欺骗学校网课的计时系统,以完成必要学习时间的硬性要求。

  一些无法通过作弊软件绕过计时系统的网课,收费会略贵一些,课贩子会将课程转给“兼职”进行“刷课”,其课程作业、考试则也是由兼职完成的。

  其中一个“课贩子”表示,其从业多年,有数百人的兼职团队,可以保证全程真人上课、原创作业,最后高分通过考试,如果达不到约定分数则有退费补偿。

  对于中小学的网络课程,大部分需要视频连线,“课贩子”则兜售针对各类学习软件的修改教程,教授学生如何更改脚本、安装插件,以达到自己动手“刷课”的目的。

  据了解,目前各类网课平台相继推出了指纹录入、人脸识别等方式来监测“代刷网课”行为,很多学校也对已发现的“代刷网课”行为进行了处理。

  身处“方舱”边治疗边备考

  相比上面想方设法逃避上课的学生,那些身患新冠肺炎却在治疗期间依然坚持学习的孩子,充满了正能量。

  3月10日,武汉全部方舱医院休舱,标志着武汉在抗击疫情方面取得了标志性进展。

  方舱医院接受患者治疗的37天时间里,有很多令人印象深刻的瞬间值得铭记。其中,不乏在方舱医院治疗期间仍然坚持读书、备战考试的学习者。

  17岁的武汉高三学生黄玉婷,在确认感染新冠肺炎后,在方舱医院接受隔离治疗,在此期间,她仍然坚持每天都按时上网课,积极备战高考。

  根据学校的教学安排,每天上午,班级有两位老师上网课,下午还有一位。黄玉婷没有落下一节课,每节课都认真做笔记,还经常会在网上给授课老师留言提问。

  同样住在方舱医院的另一位高三学生杨一帆(化名),由于没有手机上网课,便将要考试的六门课参考资料都带进了医院。

  2月初,杨一帆一家三口都不幸染病。父亲在长航医院接受治疗,他和母亲在方舱医院的不同区域隔离治疗,每天他只能利用早上洗漱和中午、晚上吃饭的时候与妈妈匆匆见一面。

  杨一帆说,除了配合治疗,他每天都把自己的学习安排得很紧凑,上午、下午和晚上各学习两门功课,主要进行复习巩固,然后做一些习题。

  “这次对我来说,斩杀病魔是面对高考前的一次‘大考’。”杨一帆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我要充分利用这有限的时间,进行最后的冲刺,不能掉队。”

  随着方舱医院休舱,两位高三学生也得到治愈,回到家中继续备战高考。

注:本文转载自新浪科技,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成都威尔德公司承接各种互联网业务-帮助中小企业转型互联网加- 版权声明 1、本主题所有言论和图片纯属会员个人意见,与成都威尔德公司承接各种互联网业务-帮助中小企业转型互联网加立场无关。
2、本站所有主题由该帖子作者发表,该帖子作者威尔德编辑成都威尔德公司承接各种互联网业务-帮助中小企业转型互联网加享有帖子相关版权。
3、成都威尔德公司承接各种互联网业务-帮助中小企业转型互联网加管理员和版主有权不事先通知发贴者而删除本文。
4、其他单位或个人使用、转载或引用本文时必须同时征得该帖子作者威尔德编辑成都威尔德公司承接各种互联网业务-帮助中小企业转型互联网加的同意。

这家伙太懒了,什么也没留下。
最新回复 (0)
只看楼主
全部楼主
    • 成都威尔德公司承接各种互联网业务-帮助中小企业转型互联网加
      2
        立即登录 立即注册 QQ登录
返回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资源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发邮件(673011635@qq.com)告知我们,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