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6人讲述回武汉的艰辛:原本4小时车程,我花了23小时 行业新闻

威尔德编辑 6月前 72586

【猎云网(微信:ilieyun)北京】3月19日报道(文 | 韩文静 盛佳莹 吕鑫燚 苏舒 张帆,编辑 | 林文龙)

3月18日,湖北省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印发《关于进一步做好车辆人员安全有序流动工作的通知》。通知称,全省区域内,除离鄂离汉入汉防疫卡点外,其余防疫卡点全部撤除。低、中风险区域人员凭健康码“绿码”或现居住地村(社区)以上出具的健康监测证明,在全省低、中风险区域安全有序流动。

全省低、中风险区域人员跨省流动的,须凭健康码“绿码”或现居住地村(社区)以上出具的健康监测证明,以及目的地单位或村(社区)以上出具的返岗、返乡、就医等有效证明,允许出省通行。

早在2月11日、12日,武汉市各区就陆续发布通告和实施办法,指导在外人员返汉。

对于滞留在外的武汉市民,尽快回去复工复产,也是一个集体心愿。

“在广东农村待了近60天,我实在是太想家了,当武汉新增确诊病例控制在两位数的时候,我就向社区提交了返汉申请。”

“武汉封城的50多天中,每天我都想飞奔到母亲身边陪伴她、照顾她,虽然害怕新冠病毒,但更怕母亲撑不过病情。”

有人还把自己回武汉的这一路的经历,以Vlog的形式记录了下来,上传到个人社交账号上,达到数万次的点击量,还有很多人私信询问关于回武汉的相关信息。

然而,在武汉市交通管制、社区封闭的背景下,想要顺利返回武汉并不容易,返汉人员要做什么准备?又有哪些经验之谈?近日,猎云网采访了几位从外地返回武汉的人,以下是他们分享的返汉经历,略经编辑。

从宜昌到武汉,原本4小时车程,这次我花了23小时

讲述人袁潇

1月21日,我独自一人回老家宜昌办事,计划23日赶在除夕之前回武汉和62岁患有乳腺癌的母亲一起度过春节假期。

23日凌晨武汉突然宣布封城、禁止一切交通往来,我和母亲就此被隔武汉、宜昌两个城市,一晃就是50多天。

期间,母亲病情持续加重,到前段时间,她开始喘得厉害、走路变得困难、饭量逐渐减小,种种迹象表明病情在极速恶化,我担忧的心悬到嗓子眼。

武汉封城的50多天中,每天我都想飞奔到母亲身边陪伴她、照顾她,虽然害怕新冠病毒,但更怕母亲撑不过病情。

随着疫情好转,我开始盼着武汉解封、开辟通道让需要赴汉的人通行。直到最近相关政策落实下来,在当地志愿者和基层干部的帮助下,我用最快的速度办理了相关手续,开始了一场这辈子都无法忘却的旅程。

3月14日,我早早起床,听说武汉物资缺乏,用蔬菜、水果、干粮和生活用品把后备箱装得满满的,中午12点正式开着私家车从宜昌出发。没想到平时最多四个小时300多公里的车程,竟活生生花了我23个小时、走了超过500公里。

作为“新手”司机,我从来没有开过超过一个小时的路程,平时连在不熟悉的地方停车都还感到内心忐忑,这次出行,对我来说,是一场别无选择的冒险。

出发前在朋友圈打听到,宜昌段的高速暂时还不允许普通车辆上路,绕路成为去武汉的唯一解。从没有开过长途行车的我,计划用手机导航,选一条路线跟着走。

但导航没显示的是,途径的多处国道、省道、乡道因各种原因无法正常通行,有的暂时封闭、有的被村民人为堵塞,我只能一次次的返回、重新规划路线,返回、重新规划路线.....

其中在当阳市半月镇遇到道路被“堵塞”时,下车问遍了途径的行人,也没有找到解决办法,我只好向一位当地的友人“电话求救”。了解完情况后,兴许是听到了我话语中的无奈,他直接劝我原路返程回宜昌,“你从来没开过这么远的路,又不熟悉道路,现在各地哪条路能走、哪条路不能走更是毫不知情,单靠导航太难了。”

在他看来,路程才走了一小半我就遇到这么多问题,很难继续走下去,我回他“一路向前不回头”,从语气中他大概是听到了坚定和不动摇,才缓缓放弃了劝说的念头。接着帮忙出主意,从农村里小路,绕过这段被“堵截”的路线。“最后叮嘱实在遇到困难,就先缓一缓去武汉的行程。”

面对无数次的“无法通行”和“禁止通行”,很难说不委屈和难受,但想到母亲的病情和好不容易办下的通行证,我必须咬牙走下去。

在导航的指引、路人友人的帮助下,我一个人一路往武汉走着,即便天渐渐暗下来,心里也很惶恐不安,但没有停下脚步。

到了凌晨2点,我被导航带到了一个叫西流河的地方,看着马路两边的乡道逐渐走向偏僻、道路越来越窄,虽然觉得意外,也还是咬着牙往前开着。

直到前方,路到了尽头,远处只有一遍荒野和坟地,我才意识到导航在农村不起作用了,于是开始调头,在之前路过的交叉路口拐入另一个方向,结果还是一样,开了没多久,路又到了尽头,远处还是坟墓和田野。

四周静悄悄的农村小道,除了车灯周遭没有其余灯光,两边是土坟,仿佛置身恐怖电影中。

一直压抑着的害怕涌上心头,于是我连忙调头、用极快的速度往回开,当时既害怕恐怖的场景,又担心找不到路被困在这里。

兴许是动静太大,吵醒了不远处的一户农户,在主人的好心帮助下,我最后才重新回到主干道。

经过一番折腾,内心五味杂陈,正在这时家人打来电话,建议我先在原地休息,等天亮之后再重新上路。我把车停在路边,但无法安然入睡,只希望天早点亮,重新找人问路。

第二天早上6点左右,天刚蒙蒙亮,看到车边出现几个过路人,我便连忙下车问路,打听到从不远处的排湖可以上高速去武汉。到了排湖高速附近,远远就看到前方路口有车辆在排队等待检查,打听得知只要证件齐全就可以从这里去武汉,于是我连忙加入排队的行列。

到了检查口,工作人员说只有车主是路口所属地仙桃的户口才能通行,听到这里我一下子懵了,更糟糕的是突然有人敲我车窗,喊着“你车胎没气了,已经憋了。”

下车一检查,轮胎破了,前一天夜里走的路况太差,胎被钉子扎破了。好消息是车上有备胎,但没有千斤顶。

我又完全不会换轮胎,打救援电话对方却说距离太远,现在去不了。只好去附近村庄找人帮忙,最后遇到一位开依维柯的师傅愿意帮忙,但他开的是来接村里老人的殡葬车,无法直接帮忙,用电话帮我联系了一个当地流动补胎的师傅最后才把轮胎换好。

与此同时,在跟工作人员一番沟通,出示了宜昌这边开具的所有证明后,他们才网开一面,决定放行。我当时很疲倦了,但还是振作起来,重新踏上前往武汉的旅程。

直到中午11点,才抵达所在小区,一回家我就趴在床上睡了4个小时,直到被太阳晒到热醒,简单地收拾了行李后,又开始睡,期间还因梦到前一天晚上的经历而被惊醒,又继续睡,直到第二天早上7点,才缓过来。这一趟回武汉,实在是累趴下了。

好在最后成功抵达武汉,很多亲人朋友在了解完我的经历后问我,如果早知道这么辛苦,你还会这么义无反顾吗?我只能说绝不后悔,因为妈妈只有一个,我想珍惜这段在一起的时间。

在广东待了近60天后,我们开车9小时回到武汉

讲述人陈芒

3月13日,我们一家三口从广东老家开车返回武汉。从1月17日离开武汉,我们在广东的一个农村待了将近两个月。

我人在广东,对于那时候武汉人所经历的无助和绝望,无法感同身受,对于封城五十多天的居民心理,也无法深刻理解。亲戚朋友都去劝我数据清零了再回家,但我实在太想家了,当新增确诊病例控制在两位数的时候,我就向社区提交了返汉申请。

武汉社区实行网格管理,每个社区都有一个网格员,由街道办的工作人员负责。网格员让我先提交健康证明,就是我所在城市防疫办开具的健康证明,证明我没有新冠病毒的症状。

幸运的是,我所在的广东农村在2月初的时候就对武汉的返回人员做了排查,我们一家三口都接受了咽拭子检测,结果为阴性,所以镇政府开健康证明的效率很高。如果没有被排查过的话,可能需要自费去医院检查,具体还是看网格员要求。

健康证明提交之后,网格员给我发了三个文件:《在外人员返汉健康须知》《在外人员返汉汇总表》《在外人员返汉申请表》,要按要求如实填写,这几张表格在下高速的时候,会一一检查。

填好以上三种资料以后,网格员提交给领导审批,审批通过后发给我了一个盖红章的通行证。通行证下来之后,就按照规定时间出发就好,我把通行证和健康证明都打印了出来,这些资料在高速路口会被仔细盘查。

返回的路线也要提前查好,因为武汉的很多高速路口都关闭了,每个区对应一个出口,我们小区属于东湖高新,我原计划从金港收费站出去,但是东湖高新规定要从凤凰山收费站出去,金港收费站不放行。

准备好通行证和健康证明,3月13号上午我就和我的丈夫孩子从广东老家出发了,我们先到镇上买了很多菜,对着列好的清单一直买到车子都塞不下,12点才上高速。一路上车不多,在服务区休息的时候,没有人过来给我们量体温或者进行消毒检测,但大家都戴着口罩。

在路上我们一共花了9个小时,还是比较顺利的。出凤凰山高速路口的时候,检查非常严格,资料一条条核对,身份证、手机号、驾驶证、车牌、公章、车上所有人体温,检查合格才能放行。

我的经验是千万不要按导航走,因为车辆限行,导航规划的路线很乱,我就为此耽误了时间,跟着导航走四环,从东西湖黄陂绕一大圈,在武汉市内多跑了一个多小时。所以一定要提前排查好路线,尤其是所在区对应的高速路口。

出了高速就到了平时每天走过的高架、马路。灯火通明,却没有一个人一辆车,平日里通宵加班的写字楼都是黑黢黢的,人气很旺的商场也没有开灯。武汉就这么安静下来了,那一刻我鼻子一酸。

离小区门三四米的时候,穿着防护服的工作人员出来了,盘问一番,核实我们身份之后放行,里面还有第二道检查,查体温、看通行证,确认无误我们才得以进门。小区工作人员叮嘱:每天两次跟网格员上报体温,数据清零28天后,才可以出门,安安心心在家呆着,小区有爱心菜记得看消息领。

电梯里是浓郁的消毒水味,我们把车里的东西全部搬进电梯,搬了两趟才搬完。家里两个月没有浇水的绿萝,还在绿油油的蓬勃生长;年前我妈给我寄的香肠和腊鸭,被挂在阳台上,竟然没有变质;冰箱里年前买的食物还不少,加上这次买的,被我塞得满满当当。

从荆门到武汉267公里,我量了7次体温

讲述人朱朱

我是1月22号从武汉返回荆门过年的,受疫情影响一直滞留在荆门无法回武汉复工。春节期间,我们公司就开始统计员工的健康问题和如何返汉问题。

其实对于我来说,远程办公和在公司办公没有太多的区别,回武汉又要面临安全问题,实在觉得没有必要冒风险回去。我所在的村里,有很多跟我一样在武汉工作的人员。有几位急于返工的村民多次寻找村长和卫生部的人开健康证明,但可能因为没有领导想冒风险,在3月6号之前没有人拿到健康证明。


其实我是并不急于回武汉的,因为回去隔离十四天和麻烦的流程对于我来说实在是一种折磨。但是领导一直在工作群里要求我们返汉,我也只好开始询问返汉的办法,并加入了一个返汉交流群。3月10号我向村里提供了复工证明,等了三天才等到我的健康证明。打印好绿码、接收证明、离荆门人员申请证明后我把它们放到了一个文件袋里。对于我来说,现在这些证明比房产证还重要。


拿好了文件后,没有找到顺路的顺风车,因为我家是荆门的牌照,我担心不让进武汉,只好从亲戚家借来了一辆鄂A牌照的车,由我爸开车送我回武汉。

准备齐全后,3月15号我开始了返汉之路,早上八点我准时出门并且在妈妈的督促下量了体温。在村口又量了一次体温,出了村口后一路还挺通畅,直到上高速时才看见了来来往往的车和设立的关卡。路过收费站的时候第三次量体温后放行。


这一路上遇到服务站我和爸爸都没敢停,只想马不停蹄的赶到武汉,生怕在路上多耽误一秒就出现变故。到武汉的高速口时,又量了第四次体温。进入武汉市区后,我才感受到了疫情究竟给武汉打来了多大的创伤,空无一人的街道让整个城市略显寂寞。到小区之前,我先和社区网格员联系,我并没有回到家,而是被网格员带到社区医院量体温并告知隔离注意事项。从医院出来后回小区,量了第六次体温。

因为我和爸爸一起回来的,所以爸爸也要在武汉隔离14天后再回荆门。回到家后,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放松,晚上给爸爸做了饭,冰箱里堆满了从荆门带来的食物,睡前再量最后一次体温,开始隔离之路。十四天后爸爸开车回荆门,我回到工作岗位,就像疫情没有发生过那样。


从江苏回武汉:开了两次健康证,高速一路畅通

讲述人李越

1月22日,我带着家人离开武汉去江苏徐州探亲,那个时候武汉还没封城,我们也没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准备在徐州探亲一周,1月28日再回武汉,没想到这一待就是43天。

如果早知道武汉会封城这么久,我们也不会回徐州了,在亲戚家住太久会有很多的不便之处,哪里都不如自己的家。

随着疫情被逐步遏制,我也开始考虑回武汉的事情,整天拿着手机刷各种与返汉有关的消息。2月11日、12日这两天,武汉市各区就返汉陆续发布通告和实施办法,指导在外人员返汉。

看到了这些消息后,我马上就咨询了在武汉居住的小区的网格员,跟网格员提出回武汉的请求。网格员一般都会在小区业主群里,如果是租户的话,可以先联系物业工作人员,他们会给你网格员的联系方式。

社区的网格员告诉我需要2份材料:现居住地健康证明和武汉返汉申请表。健康证明要格外注意,需要按照武汉社区工作人员给的模板去开,少一个字都不行,我就是因为健康证明没按照要求开具,反反复复开了两次才成功。

2月26日,我的健康证明和返汉申请表终于过审了,确定了我的返程日期在3月5日。那天我很兴奋,在外滞留了这么久,终于可以回家了。

其实在有返汉的想法之后,我就开始准备物资了,除了一些必备的生活物资,还有包括口罩、消毒水、喷雾酒精、一次性手套、洗手液等防疫物资。武汉现在还没有通快递,小区也限制出入,自己备齐是很有必要的。

3月5号那天我开车带着家人从江苏徐州出发,高速公路上车很少,加上本来武汉里徐州也不远,我们不到5个小时就到武汉了。这一路比我想象中要顺利很多,带着开好的证明,可以说是一路畅通。

从江苏回来那天,我在湖北黄冈的中馆驿服务区休息了会儿,一路过来,我发现外省服务区车还是相对多的,到湖北服务区几乎没几辆车,人更是稀少,让我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空旷感。

加油站里“温馨提示”几个大字格外醒目:为了避免交叉感染,加油站实行无接触加油。我们只需要耐心待在车内,全程由工作人员进行服务。

到了小区之后,我们按要求在社区报备并登记,社区要求我们居家隔离14天。今天已经是第13天了,明天过后我们就可以解除居家隔离,能下楼去取菜了。

从深圳坐高铁,在武汉站能可以直接下车

讲述人余小果

1月21号,我到深圳探亲,原计划在深圳过完年就回武汉。我去年创办了自己的公司,刚刚成长起来,原定计划初七复工,今年大干一场,没想到年前武汉封城,我就这样被隔离在了深圳。

我没有想过疫情会持续这么长时间,我自己也没有做好准备,刚成立的公司也因为“封城”的原因暂停业务。公司虽然很小,但是也会有一定的运营成本,比如员工的社保,办公场地的租赁费用等,加上房贷,压力山大。

现在公司虽然还在,但是几乎就是我一个人在苦撑,武汉的经济也还没有恢复过来,身边朋友得知我的情况,就向我伸出了援手,让我去帮忙。现在去朋友公司打工,我还可以拿到薪水来支撑我自己的生活成本。

3月初,湖北朋友告诉我要开始在手机上申请“绿码”,到时候回武汉后会比较方便。从那时候开始我就申请武汉市的绿码,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没有在武汉的原因,绿码很快就变“绿”了。

3月9号,看到疫情好转后湖北出台的返鄂政策,我就立即下定决心回武汉。

我回武汉的整个过程还算是比较顺利。返程武汉需要填写3份表格,第一份是《在外人员返汉申请表》,第二份是滞留地的健康证明,第三份是承诺书。

回武汉需要在返程日的3天前向所在社区提出申请,3月10号,我向武汉社区提出申请,希望他们能够开具接收证明,12号一直没有反馈,我就向社区那边打听,社区表示通过社区操作会比较慢,可以尝试要公司开具接收证明。当天我就向朋友公司提出申请,14号,朋友那边也帮我开具了接收证明。所有证明齐全的前提下,我买了到达武汉前一站的高铁票。上车前由于担心火车会不会在武汉停,我提前致电12306,了解到车次的具体情况后,我才放心上了车。

在深圳上车都很顺利,几乎没有遇到卡点。现在深圳火车站还是有很多乘客的,但是只开了一道进站闸口。上高铁后,座位安排是左右间隔一个人,前后排没有间隔,但已经很大程度上降低了人员接触。

我在上车之后,就跟列车员表示在武汉下车,申请补票,列车员表示,到武汉了直接下车就可以了,不用补票。到武汉后,防疫人员在门口测量体温,没有人查票,只需要在门口扫二维码登记信息后就可以出去了。

现在的武汉,私家车还是不允许上路。武汉高铁站离我家有9公里左右,回武汉的人可以申请社区出车接送,如果社区没有派车,并且现在高铁站不会有公共交通和的士运营,就只能自己想办法回去。当时我了解到可以找武汉志愿者有偿接送回家,在上高铁前,我通过一些渠道联系上了武汉的志愿者,出高铁站后,他们直接将我带回了武汉的家。

回到小区后,我把自己的所有的证明拿出来给社区工作人员后,就拿到了小区的出入证。因为我是公司开具的接收证明,且朋友公司已经逐步复工了,我就不用隔离14天,但是如果接收证明是社区开具的,还是需要再隔离14天。

回武汉的第二天,因为自己的车开不出小区,我骑着自己的电动滑板车到了朋友的公司对接了一些信息,和朋友敲定在下周一正式上班。

在外地“漂流”了57天后,我终于回到了武汉

讲述人李雯

1月19日,我们一家三口坐上了去云南的飞机,原本计划1月25日回武汉,但是没想到,疫情爆发,1月23日云南景区关闭,武汉也彻底封城了。

在封城前一天,我收到了25日回武汉航班取消的短信,我立即改签另一个时间段,但是第二天那班航班也取消了,回不去武汉的家,我想投靠在湖北赤壁的弟弟,但是发现去赤壁的火车也停运了。第二天,我们从云南丽江前往昆明,计划前往东莞的亲戚家,但是由于过年期间,亲戚家人太多,我们又不得不退了东莞的车票。直到1月25日,我们联系了在深圳的朋友,26日坐车前往深圳,住进朋友家才算安定下来。

但是我们也没想到,这一住住了近两个月。虽然疫情让人惊慌,但我仍然想尽快回家,在武汉家里有老人,令人挂念。

2月8日,武汉发布了返汉申请表,我们立即填写了表格交给了社区。但是一直到2月底,都没有等到社区的回复。这期间我们不断地打电话投诉,才等到社区的电话,要我们提供当地开具的健康证明或者医院的体检证明。

但疫情期间,社区不敢承担责任,开具健康证明意味着它担保你是健康的,无任何病症。至少在深圳,当地并不能开健康证明,只能提供行动轨迹证明,来证明14天内我们没有离开过深圳。

而医院体检,第一不安全,第二一般只针对于确诊出院病人和疑似病人解除观察等两类人,而我们属于自我隔离的健康人群。

无奈之下,我只能打电话给武汉的社区,跟他们说明情况。3月9日,我们按要求上交了行动轨迹证明和返汉申请表,13日,收到了同意返汉的回复。

但如何返汉成为了我们头痛的问题。在12306官网上,任何车次都不会显示武汉站,只能买经过武汉的车次,我们在一些微信群里得到的信息是,火车车次都是固定的,每一站都会停,我又咨询了12306的客服,他们表示武汉目前只能下,不能上。但具体究竟能不能下来,还是一个未知数。

幸好,有一位群友3月15日从深圳回武汉,得知他顺利返汉后,我们买了跟他一模一样的车次回武汉。

原本熙熙攘攘的武汉站冷冷清清,此前联系市长热线说会有公交回社区,但事实上也并没有车,碰到一个好心人上了一辆车才得以回家。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袁潇、陈芒、朱朱、李越、余小果、李雯为化名)

注:本文转载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成都威尔德公司承接各种互联网业务-帮助中小企业转型互联网加- 版权声明 1、本主题所有言论和图片纯属会员个人意见,与成都威尔德公司承接各种互联网业务-帮助中小企业转型互联网加立场无关。
2、本站所有主题由该帖子作者发表,该帖子作者威尔德编辑成都威尔德公司承接各种互联网业务-帮助中小企业转型互联网加享有帖子相关版权。
3、成都威尔德公司承接各种互联网业务-帮助中小企业转型互联网加管理员和版主有权不事先通知发贴者而删除本文。
4、其他单位或个人使用、转载或引用本文时必须同时征得该帖子作者威尔德编辑成都威尔德公司承接各种互联网业务-帮助中小企业转型互联网加的同意。

这家伙太懒了,什么也没留下。
最新回复 (0)
只看楼主
全部楼主
    • 成都威尔德公司承接各种互联网业务-帮助中小企业转型互联网加
      2
        立即登录 立即注册 QQ登录
返回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资源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发邮件(673011635@qq.com)告知我们,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