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卖到脱销,挂面还有没有春天? 行业新闻

威尔德编辑 7月前 73095

猎云网注:“先不说创新多难,即便是能研究出一个新产品,从它投入市场到打响知名度,期间所花费的时间、物力、财力多到难以想象。”公司突围失败,这或许也是克明面业大股东近五年频繁套现,累计近11亿的一个原因。其实不只是克明面业如此。原材料单一的产品都或多或少存在这方面的问题。要么不变通,薄利多销、混吃等死;要么创新产品,危机并存。”文章来源:市界,ID:ishijie2018,作者:华宇

1984年,陈佩斯将小品《吃面条》带上了春晚舞台,凭着出神入化的表演,让吃面条变成了一件快乐的事。2012年,“吃面条”的陈佩斯代言了做面条的克明面业,可谓“意气相投”。与陈佩斯“空吃”面条不同,“克明”牌挂面的创始人陈克明是个非常爱吃面条的人,他只要在家吃饭,都会让人下一碗自家挂面,不放任何调味。
随着生活节奏加快,挂面曾一度被束之高阁。直到最近,疫情让宅在家的人们对其重燃热情。克明面业2020财年一季度业绩也因此表现亮眼。业绩预告显示,公司净利大增40%-80%。此外,即便不考虑新增订单,凭借现有产能,乐观估计克明面业要未来一个月内才能把未发订单完成发货。面对突如其来的爆量,之前被称为夕阳产业的挂面行业,是会枯木逢春还是昙花一现?

01挂面行业的昙花一现

“挂面不具备爆量的可能性。”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对此给予盖棺定论。在他看来,挂面行业未来五年可能会略有下滑。而这主要与人群的消费习惯、消费频次等有关。“挂面的购买者多是中老年人和家庭主妇,很难得到年轻消费者的青睐。”他向市界解释,相比方便面、自热火锅等的方便快捷属性,煮一碗挂面,除了要自己掌握火候,还要控制放入其中的糖、酱油、盐等各种调味品的量,还要自备自洗蔬菜,麻烦很多。这对于现在尤其不会做饭的年轻人来说,简直是一场灾难。同样是果腹,方便面、螺蛳粉、自热小火锅不“香”吗?尤其随着消费升级,可以说,挂面没办法做到真正触动消费者需求,这是该产业无法做大的第一个原因。此外,还要考虑其生产难易程度。“生产过于简单的行业,一般很难做成一个好行业。”一位证券行业从业人士告诉市界,挂面的生产过程十分简单,只要有一台面条机就能轻易上手,这也是这一领域为何家庭作坊式的生产厂家特别多的原因。

反观相近似的方便面,生产工序涉及煮熟、脱水、油炸,作料包、蔬菜包、酱包的加工,于是会牵扯到相关产业链,容易产生大品牌;同时又因其便捷性而更符合消费升级趋势。“挂面生产过于简单,就很难形成品牌溢价。”他补充道。某种程度上,挂面产量的增长是人口红利不断叠加的结果,这也是为何一直来,挂面的产量增长趋于平缓。从2002年的不足500万吨,到2018年的812万吨,其年复合增长率不过8.39%。

根据中国食品工业协会发布的挂面行业相关数据,我国挂面行业预计的市场饱和容量为1000万吨。显然,现阶段的挂面市场容量已经趋于饱和。因此,以克明面业为首的挂面品牌这次的销量暴涨,应该只是特殊时期出现的一次逆增长。不难推测,克明面业第二季度的业绩很可能会因此“倒春寒”。朱丹蓬预测,随着疫情好转,已经吃腻了挂面的人们会减少挂面的消费,克明面业5月份订单极有可能会出现同比下降的情况。

02热衷理财,盈利能力存忧

克明面业发展到今天,离不开其创始人陈克明。这位出身湖南的木工师傅,在因为一次意外事故不小心伤到手而失去工作后,偶然进入到面条行业。他凭着吃苦耐劳、艰苦朴素,在湖南这个不产小麦的地方聚集了一批面条厂商,并打造了自己的挂面王国。

上市以来,尤其自2014年后,公司保持着营收稳增但净利润忽上忽下的情况。2014年,公司净利润同比增幅为-24.48%,2015年这个数字变为61.13%,净利润升至1.06亿元;到2017年,净利则同比下降17.79%,2018年又大增65%至1.86亿元。但随后,2019年前三季度,其净利又同比下降18.99%。

其波动频繁的净利润显示出克明面业经营及盈利能力的飘忽。有意思的是,公司这1亿元左右的利润中,理财产品带来的收益贡献着实不小。克明面业似乎偏爱投资理财,纵观公司公告,与理财相关的比比皆是。2016年-2019年上半年,公司投资收益分别为1971.46、2182.18、2731.6、1451.3万元,占当期利润总额的比例均在10%以上,对这些年公司的利润增长起到不小的作用。

像克明面业这样的加工制造业要想保证正常经营,需要大量现金流。但梳理公司财报可以发现,公司由于偏爱理财和投资,使得其投资活动现金进出量并不比其经营活动的现金进出量逊色,甚至不少时刻,克明面业的投资活动现金流出量要高于其经营活动。对克明面业来说,生产、销售挂面才是其主要任务。将精力放在投资上,多少显得有些“不务正业”。2017年,克明面业的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为负值,昭示着其经营的入不敷出。然而,公司的投资活动现金流量净额鲜少为正值。
2015年-2019年三季度,这一数值分别为-1.81、-9.96、-1.79、-6.83、-2.82亿元。

根据克明面业发布的公告,为了压缩生产、存储和运输上的成本,公司热衷收购相关产业链上的企业。但其中不少企业处于营业亏损状态,大大地拖累了母公司的利润空间。无奈之下,公司不得不借助短期债款救急,并且随着年份的推移,克明面业的这种现象愈发严重。2017年和2018年,公司短期借款从5.3亿元上升至7.9亿元,增长了49.06%。2019年前三季度也仍旧保持了高达6.5亿的短期借债。

这使得公司的流动负债居高不下,从2016年的3.15亿元,攀升至2019年9月30日的16.65亿元。令人奇怪的是,公司一边存钱、买理财,一边向银行借款,另类增加了财务费用,也不利于资金的流动,显得十分矛盾。

03100亿不是个“小目标”

2012年,正值耳顺之年的陈克明放出豪言,立志在10年之内完成百亿元的销售目标。后来,他又将这一目标的实现时间提前至2020年。如今看来,2020年基本无望。那么抛开这个时间节点,克明面业能否凭借挂面完成这一梦想呢?“我们选择投资标的的时候,往往会先看公司所属行业,再看赛道,然后才是公司本身。”一位投资者表示,这样的道理同样适用于判断一个公司的发展前景。

朱丹蓬告诉市界,挂面这个产业最大的特点是行业集中度低、品牌众多、市场竞争激烈。由于技术门槛极低,以家庭为单位的挂面生产者不在少数。根据观研天下提供的数据,目前全国四五千家挂面厂中,年产在5000吨以上的有100多家,1万吨以上的只有二三十家,排名前10的品牌企业市场份额总和不足30%。市场上常见的挂面多是区域品牌,比如河北的金沙河、河南的博大春绿、江西的春丝等等。大多数品牌处于原始粗放状态,只在当地有名气,并且也不热衷买广告打名气。其中,金沙河、克明面业市场占有率在20%左右,占据第一阶梯;中粮集团、金龙鱼、今麦郎等生产线众多的企业排名第二;随后是永生、兴盛等地方品牌。然而无论是哪个梯队的品牌,面临的几乎都是对价格极为敏感的消费者。也因此,5元以下的挂面市场份额最大,占比达到60%。而这带来的问题是,低端产品的低毛利率,影响公司收益。

低端产品的风险在于,一旦原材料价格上涨,挂面价格上升,消费者会毫不犹豫地放弃购买。而这些年来,面粉价格总体保持稳中上升趋势,挂面产业作为面粉原材料占营收成本75%以上的产品,也被迫抬高价格,进而失去部分消费者。克明面业显然知道这一点。为了保证挂面的盈利空间不被压缩,公司采用收购面粉厂的方式,延长上游产业链,实现原材料部分自给自足:延津生产基地为其提供的面粉数量占据了公司采购总量的40%,借此控制产品成本。另一方面,公司则将焦点瞄准了湿面、方便面等高端产品市场。这也是为何公司在2017年从中粮集团收购五谷道场、2018年成立新冷鲜面事业部开拓湿面业务的原因所在。然而,知易行难。尽管公司2018年的毛利率得到了短暂的上升,但很快回落。一位业内人士告诉市界,湿面注重口味,对冷鲜条件要求极高,要想做好并不容易;而五谷道场的非油炸型方便面显然无法满足口味刁钻的消费者。

“先不说创新多难,即便是能研究出一个新产品,从它投入市场到打响知名度,期间所花费的时间、物力、财力多到难以想象。”公司突围失败,这或许也是克明面业大股东近五年频繁套现,累计近11亿的一个原因。其实不只是克明面业如此。原材料单一的产品都或多或少存在这方面的问题。要么不变通,薄利多销、混吃等死;要么创新产品,危机并存。“To be or not to be”,曾困扰哈姆雷特的问题如今也摆在了这些公司面前。

注:本文转载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成都威尔德公司承接各种互联网业务-帮助中小企业转型互联网加- 版权声明 1、本主题所有言论和图片纯属会员个人意见,与成都威尔德公司承接各种互联网业务-帮助中小企业转型互联网加立场无关。
2、本站所有主题由该帖子作者发表,该帖子作者威尔德编辑成都威尔德公司承接各种互联网业务-帮助中小企业转型互联网加享有帖子相关版权。
3、成都威尔德公司承接各种互联网业务-帮助中小企业转型互联网加管理员和版主有权不事先通知发贴者而删除本文。
4、其他单位或个人使用、转载或引用本文时必须同时征得该帖子作者威尔德编辑成都威尔德公司承接各种互联网业务-帮助中小企业转型互联网加的同意。

这家伙太懒了,什么也没留下。
最新回复 (0)
只看楼主
全部楼主
    • 成都威尔德公司承接各种互联网业务-帮助中小企业转型互联网加
      2
        立即登录 立即注册 QQ登录
返回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资源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发邮件(673011635@qq.com)告知我们,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