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独家 湖北出省务工人员:我已经在老家隔离了50多天,回城还要隔离14天 行业新闻

威尔德编辑 6月前 74124

【猎云网(微信:ilieyun)北京】3月21日报道(文/苏舒)

3月10日前后,湖北省除武汉外各州市新增确诊人数全部为零,自此,湖北各州市开始逐步出台人员流动和复工的政策。

3月12日起,荆州市下属各县区开始有序管理人员流动,政策出台后,湖北出省务工人员开始着手准备出省事宜,在封闭了50多天后,大家都急于出省工作,尽快复工。离荆手续除了荆州市健康绿码外,人员和车辆均需在“荆易行”上申请审批,荆州各社区或乡镇开具健康证明、工作地社区或公司开具接收证明后,可以离开湖北,到达工作地。

3月14起,除了“点对点”包车向省外运输劳动力外,还可以通过自驾、或者是自驾到湖南岳阳中转火车出行。由于疫情带来的各接收地政策的不同,在出省返工过程中,也会出现不同的问题,出湖北省是一次挑战,进其他各省份又是一次挑战。

近日,猎云网采访了4位湖北出省务工人员,讲诉他们出省返工的故事,从荆州到深圳、昆明、江门、长沙四地,以下是他们的口述,猎云网稍作整理。

室友主动提出和我一起隔离,但出租车司机直接拿出消毒水喷洒

讲述人林林,从监利回深圳

因为受线上办公条件的限制,我很想尽快回到深圳正常复工。

从2月份开始,我就开始准备出省的材料,荆州在2月中旬出台过出省的政策,不过就只有几天时间。我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准备的,我公司那边还是愿意开具接收证明,主要是荆州这边,几乎是政策一天一变,当时准备的出省材料随着政策的变化不停地被否定,或者是又突然需要新的证明之类的。

直到3月初,疫情明显好转之后,湖北出省的政策才慢慢稳定并且有一套完整的流程了。我这一次返回深圳,也是想过很多办法,自驾没有这个条件,高铁省内不通车,最后敲定先自驾到湖南岳阳,然后在岳阳中转高铁到深圳。

我最开始获取出省的信息是从“荆州发布”公众号上获取的,荆州发布提到办理通行证就可以出省,如果家人送到岳阳中转的话,需要家人也办理通行证,当天往返。关于去岳阳中转的信息,我咨询岳阳政府,得到的答复是,如果提供纸质的健康证明,是可以在岳阳中转的。

我比较幸运的是,最近正好有亲戚也要返回岳阳,可以直接将我带过去,并且不用往返。3月15号,我就开始在“荆易行”上面申请出省通行证,但是这个小程序不太稳定,白天基本是刷不上去的,晚上才有机会进入界面填写信息,我申请的比较早,当时政策出台通过“荆易行”审批之后,我当天晚上凌晨3点就申请了,但是一直没有给通过,我申请了很多次,也撤销了很多次,因为通过小道消息了解到,撤销之后再申请会比较快审批。

两天之后,我的通行证下来了,第二天,我就和亲戚一同开车到了岳阳。在湖北可以出省复工政策出现后,岳阳就成了湖北人中转火车的最佳选址,有一点比较好的就是,在2月20号的时候,岳阳那边就出台政策表示接受湖北人从岳阳中转,只要有健康证明,然后再检测一下体温就可以。

我中转进站的时候,岳阳火车站就在进站口登记了我的姓名和电话,看了我的健康证就让我进站了,并且岳阳站只开了一个进站口,湖南湖北人进站乘车都是从这一个口进入,没有任何区别对待。

上高铁后,我开始担心回到深圳隔离的问题。此前,我在深圳租房的社区联系我,如果回到小区,我会被安排到酒店隔离,酒店住宿费从208到288不等,三餐自理,酒店不提供。但是我在美团上看到的隔离酒店的价格比社区给出的价格要低一些,14天下来将近便宜了1000块钱。

已经一个月没有收入的我,听到这个消息还是很气愤,在高铁上,我就准备好了一些截图,打算等到了隔离酒店核对实际情况后,再收集证据。但是没想到,到了深圳后,我室友主动给社区打电话,表示可以一起隔离14天不出门,态度很强硬。社区那边最终同意了我们的要求,但是要我和我舍友签承诺书,保证在家隔离不出门,听到这个消息后,我的心终于定下来,毕竟如果真的去酒店隔离,对于我来说,这笔开销还是很有压力的。

折腾了将近12个小时,我终于回到了自己的熟悉的房间,一路上遇到的事情是我此前没有经历过的,也算是一次成长吧。中间也有遇到特别让我感动的地方,室友主动站出来帮我说话,在我回去后还主动做了晚餐邀请我一起吃,虽然外面有说湖北人会被歧视,但是室友所做的,让身处外地的湖北人,很是感动。

当然,中途我也遇到了接我的司机,在听到我是湖北人之后立刻拿出消毒水在车内喷洒,在我主动提出下车后立刻停车表示同意,其实我也能够理解他们的行为,现在的自己,即使看到这些现象,也会比较淡定。

18号晚上,我得到消息,深圳这边19号回深的人提供健康证明后就不需要隔离14天,但是之前隔离的人还得继续隔离。第二天,社区主动上门一家一户主动解除隔离。

在昆明有固定住所的我,一家五口却被要求到酒店隔离

讲诉人刘玉,从监利回昆明

我最开始得到可以出省的消息,是在3月13日监利全市的小喇叭上面听到的,听到后我们立刻就去咨询了村委会的工作人员出省的具体流程。第二天下午,我们就开始在“荆易行”上面申请通行证,没过多久,我们的第一次申请就被拒。

后来我从“监利出省群”中看到其他老乡也反馈了这个问题,可以进行第二次审批,下午3点左右,我和我老公开始在“荆易行”上面第二次申请通行证,除了我和我老公的外,我们还申请了我妈妈、婆婆和孩子一家五口的通行证,这一次审批速度很快,大概4点半左右,我们就审批通过了。

3月15号早上7点,我们一家人就自驾出发回昆明了。我们前期准备了我和我老公公司的复工证明、荆州“绿码”,以及车辆通行证等资料。除了“荆易行”的插曲之外,其他资料准备起来都比较顺利。上高速的第一个收费站里,相当于例行检查,我们拿出了手上所有的资料、身份证以及驾驶证明后,每个人测量了体温,就放行了。

3月15号我们走过了湖北、湖南、以及贵州都比较顺利。但是在云贵交界处,云南交警把我们拦了下来,将我们的所有的资料一个一个的查验,当时看到我们湖北认可的健康绿码时,云南交警质疑为什么是电子版而不是纸质版,还好当时有个仙桃老乡在我们旁边一起验证,我们的东西基本上都是一样的,交警这才承认电子“绿码”,给我们放行。

3月16号下午1点多,我们终于到达了在昆明的小区,我们拿出证明后,进小区还是比较顺利。等我们收拾好安顿下来,打电话给社区报备,社区的人就上门给我们做了两次思想工作,强制性要求去酒店隔离,我们也没有办法。

这是完全出乎我的意料,因为我们在昆明自己买了房子,有固定住所的情况下,我们还是被要求到酒店隔离。

在酒店隔离,我们五个人住在一个有三张床的房间里,一天住宿费用是260块钱,而一个人一天的餐费将近40块钱,算下来几乎一天的隔离成本是400左右,14天下来将近5000多块钱。虽然我和老公都有正常工作,但是隔离期间的我的工资暂缓发放,老公一直在线上办公,但工资也是按比例发放,对于有房贷车贷、还有孩子老人要养活的我们来说,这一个月着实难过。

我还有一个老乡是从岳阳坐高铁回昆明,几乎是一出站就被警察带出去检查,接着直接被带到酒店隔离,完全没有说话的余力。到酒店隔离后,只能在酒店订餐,连外卖都不能点。我们都在想办法像上面反应这个事情,但是跟社区据理力争时,社区也只是表明这是规定,必须配合,市长热线也打不进去。这种强制隔离,完全没有商量的余力,对于我们普通老百姓来说,实在难以接受。

19号,我得到消息,湖北除武汉外地区过去昆明可以居家隔离14天,我们一家五口却还是酒店继续等待消息。

我还在等待“点对点”运输的时候,领导安排我和同事拼车回去

讲诉人李熠,从荆州回江门

我几乎每天都在等返岗复工的消息,除了我之外,我的家人,公司的领导都在盼望着这一天的到来。

我在广州江门的一家零件制造企业上班,已经工作有一年半了,在公司专门负责一个机器的操作。这一次回老家湖北荆州过年,买了正月初七的票打算返回江门,但是在荆州“封城”后不久,票就被强制退了,返岗时间遥遥无期。

公司复工大概是在2月中旬,几乎除了湖北以外的同事都返回江门正常上班了。由于公司没有找到可以操作我负责的机器的员工,所以从公司复工开始,我的电话几乎没有断过,隔一段时间就会有同事打电话过来问我机器操作流程和具体的问题。领导也迫切的希望我能尽早回到江门,恢复正常工作。

3月初,湖北疫情好转,除武汉外开始陆陆续续解封,我女儿几乎每天都会告诉我关于返岗复工的最新消息,和家人在一起吃饭时,几乎聊的都是什么时候会解封,什么时候可以去上班的话题。

3月8日,负责我们这一组的网格员联系上我,要我将公司名称,返岗地址等信息上报给她,从那个时候我就觉得可能会有希望在3月底回到江门。但当时向网格员打听情况,网格员也表示,现在只是统计返岗信息阶段,有后续消息会通知的。

在那个时候开始,我家人也开始每天互相监督打“健康码”,那个时候最希望看到就是“绿码”,我们当时都觉得有了“绿码”就可以出门了。10号凌晨两点多,我女儿给我发微信说我们有“绿码”了,那个时候别提有多高兴了,把所有的希望都寄予在“绿码”上。

3月中旬,荆州出台政策可以“点对点”离荆出省,我家人就开始在网上帮我找车,看能不能拼车出去,但我们在农村,各方面资源都比较少,拼车有一定困难。

3月16日,我接到了村干部的电话,要求我们将返岗信息发给他。我联系到村里面的网格员,网格员表示,我们会将这些信息统计后统一上报。没过多久,网格员还给我们发来了“中国政府网”的微信链接,统计农民工返岗复工的信息。这一段时间我几乎每天都会填报各种信息,对“绿码”抱有的希望也逐渐转移到这些信息上报上,我们农民还是很相信政府,相信国家会帮我们解决这些困难的。

我也一直没有停止找寻拼车回江门的想法,昨天,公司领导打电话给我,他们安排了另外一个荆州老乡开车带我回去,一定要把我带回,因为公司需要我尽快回到岗位上,运转机器。得到消息的第一时间,我就着手在“荆易行”上填报离荆信息,但到目前为止,“荆易行”审批还没有通过,带我回公司的同事已经审核通过了。

这个审批只在48小时内有效,我还在等待,这样的机会真的太难得了,我已经收拾好行李。19日上午,荆易行审批下来了。我和同事约着第二天上午出发回江门。

今年这个年,过的太长了,太长时间不工作了,会很想念工作时充实的生活。

我和父母在“荆易行”上的审批时间差,让我们返湘时间一拖再拖

讲诉人周鑫,从监利回长沙

我是在湖南做网络销售工作的,虽然公司那边没有催促我们尽快回到工作岗位上,但是我在家并不完全具备居家办公的条件,所以还是想尽快回到湖南工作。

荆州在2月中旬曾经出台可以出省的政策,那个时候,我就想回到长沙,但是当时要拿到公司或社区的接受证明,社区方面不会愿意开具,公司那边也表示暂时不用回来,出省的事情就被搁置,后来出省政策被撤,我又陷入等待当中。

虽然每天可以在家打卡办公,但是我并不知道上个月工资会发多少,毕竟在家办公业务停滞,我也没有期待会发放和平常一样的工资。

3月14号,我在得知可以申请出省后,就跟公司申请开具接收证明。因为我父母也在长沙经营一家店,所以我跟公司提出申请,在开具接收证明的时候加上我父母的名字,现在在开具接收证明的时候是可以加入随行人员的名字,一份证明可以4-5个人用,前提是公司愿意开具这样的证明,好在,我的公司同意了我的申请,就这样,我和父母开始了自驾返湘之行。

返程中最大的困难就是通行证的问题,3月15日,我的父母在“荆易行”上面提出了申请通行证,而我是在第二天在“荆易行”上面提出申请,但是我的申请通过了,我的父母却一直处于待审批状态。

“荆易行”审核的通行证只有48小时的有效时间,到18日上午,父母的通行证还是没有下来,而我的通行证在下午5点就会过期。如果错开了这个时间差,我又得重新申请审批。

3月18日晚,我又重新在“荆易行”上提出申请,比较幸运的是,这一次很快就通过了,我和父母三人全部通过。19日上午,我们匆匆收拾完行李,就踏上了回长沙的路。

回到长沙第一个面临的问题是如何隔离,在前期沟通中,我在长沙居住的社区安排统一的隔离点,不允许我回小区隔离,而父母那边的店铺是允许在家自我隔离,我没有想到,同样是在长沙,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要求,这也是令我头疼的地方。

我和父母商量了一下,直接去父母租住的地方,一起隔离14天。但是这个隔离让我很难理解,我已经在家相当于隔离了50多天,并且我们老家已经持续快20天新增感染人数为零,现在回到湖南又得隔离半个月,相当于到4月份我才有可能正常上班。

(应采访对象要求,林林、刘玉、李熠、周鑫均为化名)

注:本文转载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成都威尔德公司承接各种互联网业务-帮助中小企业转型互联网加- 版权声明 1、本主题所有言论和图片纯属会员个人意见,与成都威尔德公司承接各种互联网业务-帮助中小企业转型互联网加立场无关。
2、本站所有主题由该帖子作者发表,该帖子作者威尔德编辑成都威尔德公司承接各种互联网业务-帮助中小企业转型互联网加享有帖子相关版权。
3、成都威尔德公司承接各种互联网业务-帮助中小企业转型互联网加管理员和版主有权不事先通知发贴者而删除本文。
4、其他单位或个人使用、转载或引用本文时必须同时征得该帖子作者威尔德编辑成都威尔德公司承接各种互联网业务-帮助中小企业转型互联网加的同意。

这家伙太懒了,什么也没留下。
最新回复 (0)
只看楼主
全部楼主
    • 成都威尔德公司承接各种互联网业务-帮助中小企业转型互联网加
      2
        立即登录 立即注册 QQ登录
返回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资源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发邮件(673011635@qq.com)告知我们,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