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我在武汉卖手机:赶在小区彻底封锁前,紧急去店里拿回600部手机 行业新闻

威尔德编辑 6月前 68215

猎云网注:武汉封城!正当所有人担心武汉即将步入混乱的时候,互联网的力量开始发挥:老师可以通过网络授课;网约车司机没有生意可做,但是能立马转投到保障救援车队之中;外卖商家照常营业,成为了很多人口中的“救命恩人”……文章来源:腾讯科技&懂懂笔记,作者:磐子,编辑:秦言。

1月23日,对于所有武汉人而言,都是特殊的一天。

而那些在武汉做生意的人们,生意也被突然按下了“暂停键”。各种各样的餐厅、超市、水果店、理发店、洗衣店,都掩闭上了自家的店门。

生意同样被按下了“暂停键”的,还有市内大大小小的手机店。

本文的主人公熊先生、张老板、姚师傅,在武汉数码港、华中通信广场和汉江路附近,经营着自己小小的门店。他们在“封城”的这40多天里,又经历了怎样的心路历程?

熊先生:手机店主,以前从未做过线上生意

店铺位置:大智路附近

籍贯:湖北武汉

年龄:48岁

朋友圈成了新“店铺”

我的店铺离家并不远,只有一公里左右,“封城”之后我的生意也就停了,只有在必须的时候,才会偶尔全副武装步行到店里看一下。

封城以后生意自然就停了,而作为个体户,不开店、不做生意就意味着没有收入。为了生计,在儿子的建议下,我初五在朋友圈发出了第一条和生意相关的信息:有任何购机需求的老客户,都可以联系我,转账付款后,我想办法送手机上门。

起初我对于这一条朋友圈“广告”并不抱太大的希望,但大约半天后,居然有老客户通过微信联系上我,问我手头有没有成色新一些的二手iPhone 8。这是年三十后第一次有“生意上门”,我跳起来立马回复“店里有台九成新的机器”。

这个老客户也十分爽快,当时就给我转了2500元。由此可见,平日里诚信经营是一件多么重要的事情。

虽然朋友圈卖货标价要比“店铺”里便宜一些,但在鼠年通过网上卖出第一台手机后,那种兴奋之情还是难以描述的。不过,高兴之余我也开始担心,眼看疫情仍在加重,我要不要把店里的库存搬回家里?

“冒险”取手机

我的担忧很快成了现实。

虽然我所在的小区出入检查很严,但是还是能够出去到店里取货。但是在2月9日的上午我不知为何突然莫名心慌起来,总觉得不去店里把东西都搬回家心里不踏实。

吃完午饭,我和儿子全副武装好,按照规定办理完出入小区的手续之后,一路小跑到了自家的店里,快速整理了一圈,先是找出好卖的手机机型,到后来就是眉毛胡子一把抓了。用大号垃圾袋一层套一层尽可能多的打包再打包,最后我们一共装了满满四大袋子。

整个过程,现在回想起来都像“做贼”一样。我脑子很乱,完全没有统计往袋里扔进去了多少台手机,匆匆背上就快速奔回了家。直到回家盘点时才发现,我们俩竟然背回了将近六百台手机,真是既惊讶又感慨。

就在搬回库存后的第二天,一个消息传来:升级版“封城令”发布,市内所有住宅小区实行封闭式管理。我所居住的小区被彻底“封闭“,不允许任何人员进出了。

这时候,我最担心的不是线上是否会有人继续买手机,而是我接触的“跑腿人”会不会出问题。大家都知道,1月23日之后,城里已经没有快递、没有闪送、没有交通工具,那么我是如何将手机送到客户手里的?

找非专职“跑腿”

在封城后,一位同行好朋友告知我,如果有急事可以通过一些非专职的“跑腿人”送一些市内快件。他们白天能帮市民、商家同城送物品,也算是有求必应。

我虽然到今天和他们都不熟悉,但仍很感谢这些非专职的“跑腿人”,如果不是他们的帮助,我的的手机生意恐怕也做不成了。

起初,我和“跑腿人”合作时还是相当谨慎的。在朋友的介绍下,我先是加入了同城“跑腿人”的群。在第一台手机发货前,我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在群里发布了跑腿的需求,希望能够有顺路的“跑腿人”来联系我。

很快,信息就过来了,和对方加了好友,约定好了取货地点——在我家小区东侧的铁栅栏外。当时心里还是很忐忑的,生怕遇到骗子或者被放鸽子,等了20多分钟,我终于见到了戴着口罩、全副武装的“跑腿人”。

这位小伙子说话不多,我将一百元跑腿费用和包好的手机交给给他后,他简单说了两句话就离开了。实话说,不担心对方吞了手机和跑腿费用是假的,在忐忑中我等了两个多小时,直到客户告知我已经收到货,我才长长舒了一口气。

截止目前为止,我通过朋友圈卖出了二十多台手机,无一丢单、无一损坏,靠的完全就是信任。通过这些单生意,我们一家三口至少生活上没有了问题。我想说在这个社会上,讲信誉的人还是有很多的。我凭良心做了十年二手手机生意,我相信好心总会有好报。

张先生:三年电商经历,淘宝有店,闲鱼有号

店铺位置:洪山区珞喻路

籍贯:湖北仙桃

年龄:31岁

电商并不是万能的

六年前,我在深圳华强北的“一米柜台”打过工。后来回到武汉,和以前认识的好朋友在珞喻路合开了一家小店。由于朋友大学读的是电子商务,所以店铺一直都有做线上的生意,我们淘宝店卖的都是全新手机,闲鱼卖的是二手货。

因为店里有一半生意是依靠电商渠道,所以我原本以为“封城”后对生意的影响,并不会很大,但是我错了。虽说只要有网络的地方,就能做电商,但物流受限,影响了发货,阻断了销路。

就在“封城”最初那阵子,我和朋友还能开车,可以给在主城区的客户送手机,但是后来交通管制进一步升级,自驾也无法出门了。

有同行建议我到本地社区论坛上,找兼职的同城“跑腿人”帮忙运送手机,但鉴于城区客户比较有限,所以作罢,生意也做不了。

出于习惯,待在家里的一个月里,我的手机上一直登录着千牛和闲鱼。虽然我也知道,即便有买家购买手机也无法发货的,但每天在后台看着看着,却也意外收获许多暖心的关怀。

买卖不成关怀在

因为懒得在淘宝店和闲鱼上弄停业的公告,所以在二月中旬仍有买家后台发起消息咨询,偶尔甚至有人直接拍下货品付款。

面对这些“不明真相”的手机买家,我都会逐一跟他们进行解释,即便拍下目前也无法发货,有部分省外的买家十分理解,二话不说就取消了订单,并且开始关心起我,问起武汉、湖北大部分市民目前的处境,比如日常是否能够买到肉类蔬菜,购买生活用品是不是方便,疫情影响是否在减退等等。

我原本只为了维护电商客户,证明“我还在”而登录千牛、闲鱼,但这也成了我拓展人脉、结识朋友的途径。五湖四海的买家给我打气的留言,也让我将生意上的打击、生活中失落,至少可以暂时忘掉。

泪目,有人要打“白条”

三月二号这一天,我像往常一样在手机上登录了后台。

突然闲鱼上弹出了一个信息,有一位浙江的买家拍下了我发布的一台二手手机。我连忙联系他,向他说明我在武汉,目前无法给他发货,告诉他可以取消订单。此时他也很不好意思地道歉,并解释自己在拍下货品之前,确实没有留意发货地。

以为在一番解释之后,他也该取消订单了。但让我惊讶的是,这位买家非但没有取消订单,还表示让我先点击发货,然后他可以先确认收货,将一千多元打到我账上。他表示只要快递、物流网络恢复正常后,我再给他发货就行。

我想,可能因为买家觉得现在的我无法发货,平时也没有生意可做,应该蛮惨的。所以想通过先行付款让我有资金可以应急,明白过来后,我眼圈一下就红了。

在盛情难却之下,我最终还是打下了这一张“白条”,点击了“发货”。我希望疫情能尽快结束,我要第一时间给这位买家发货。

姚师傅:在武汉修了十年手机

店铺位置:汉江路附近

籍贯:黑龙江齐齐哈尔

年龄:37岁

维修手机“跑腿”取还

十年前,我从齐齐哈尔到武汉当手机修理学徒。四年前,我在武汉开了自己的小店,家也安在了武汉,可以说我现在已经是半个武汉人。

我和爱人开的是“夫妻店”,她负责接待顾客和收款,我负责维修手机,店里同时也会卖一些低端、走量的千元机。“封城”之后,我的修理店就暂停营业了,本想着过完年应该差不多了,但没曾想从腊月二十九拉闸后,店就再也没开过,也没法过去看看。

没生意做,心里肯定是慌慌张张的。结果在“封城”几天后,有一位熟悉的客户通过微信找到我爱人,说手机屏幕摔碎了,问能不能尽快帮他换屏维修。因为这位客户也是用手机在线做生意的,所以显得相当着急,我便答应了对方的要求。

这时候的难题,是客户如何才能将手机送到我手里。我抱着侥幸心理在同行群里问了一声,谁能帮忙介绍熟悉的跑腿配送,结果同行推荐了好几位靠谱的兼职“跑腿人”。就这样,用户只花了五十元就将摔坏的手机送到了我手里。

维修完毕之后。我再以同样的方式将手机送还给客户,就这样一送一返,问题不大的毛病当天就能修好。我也因此受到了启发,开始让爱人“在线营业”,在我们的微信朋友圈、好友群里打广告,帮本地的用户维修手机,一次赚些收入维持生活。

无法精修,客户体谅

虽然家里也有维修手机的简单设备,以及部分主流机型的配件,但家里确实达不到店里专业维修设备下的无尘环境。

所以,这段时间我在家里修理好的手机,多多少少还是存在一些小问题的。例如,更换了屏幕之后的手机,屏幕下方都会出现细小的灰尘,有点像屏幕上的坏点,影响观感。再例如,拆修的手机密封性不好,若空气的湿度大,屏幕、摄像头容易起一些水雾。

这些问题基本上都和维修手机时缺少专业的无尘环境、设备有关。说实话,把这样的机器交还给顾客,我肯定也过不了心里这一关。所以在顾客下单之前我都会和对方说明,如果顾客能容忍这些瑕疵、细小灰尘,那我也会竭尽全力确保维修后手机功能完好,对方能够正常使用。

好在大部分的顾客都理解我当下的难处,只要平时常用的功能能搞定,小瑕疵他们几乎都是忽略不计。为了确保着急的顾客能够尽快拿到修理好的手机,我有一次还拆了自己手机的配件,先给客户的手机更换上。

每次看到顾客发来的那些感谢的话,我都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我们现在是很难,但是来找我修手机的顾客可能也很难,大家现在都不容易。我做的是个小买卖,以后解禁了还要做得更大,未来店铺的口碑能在这段时间慢慢建立起来,我挺开心的。

结束语

以上三位店主可以说是目前武汉众多手机商家的缩影。在“封城”的影响下,他们的线下店无法营业,只好借助社交网络群、电商的方式积极“自救”,他们在“自救”过程中也和同行、顾客、跑腿人建立起了前所未有的信任感,更感受到了人性的光辉。

疫情之下,手机作为普通用户生活中默认的“必需品”,承载的是学生的学业、宅家用户的解愁、老板和商家的生意、社区街道的传阅板。好在有这些商家的坚持,让互联网的作用、移动信息的传播,发挥出了前所未有的作品。这一点,是关注手机行业这些年来最令人感动的地方。

注:本文转载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原文作者:汤圆圆,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成都威尔德公司承接各种互联网业务-帮助中小企业转型互联网加- 版权声明 1、本主题所有言论和图片纯属会员个人意见,与成都威尔德公司承接各种互联网业务-帮助中小企业转型互联网加立场无关。
2、本站所有主题由该帖子作者发表,该帖子作者威尔德编辑成都威尔德公司承接各种互联网业务-帮助中小企业转型互联网加享有帖子相关版权。
3、成都威尔德公司承接各种互联网业务-帮助中小企业转型互联网加管理员和版主有权不事先通知发贴者而删除本文。
4、其他单位或个人使用、转载或引用本文时必须同时征得该帖子作者威尔德编辑成都威尔德公司承接各种互联网业务-帮助中小企业转型互联网加的同意。

这家伙太懒了,什么也没留下。
最新回复 (0)
只看楼主
全部楼主
    • 成都威尔德公司承接各种互联网业务-帮助中小企业转型互联网加
      2
        立即登录 立即注册 QQ登录
返回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资源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发邮件(673011635@qq.com)告知我们,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