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部门裁员、绩效拖延、现金流出现问题,OYO回应一切 行业新闻

威尔德编辑 6月前 62448

  相关新闻:

  OYO酒店回应中国区裁员:战略调整的一部分

  OYO中国减员7000人 7名创始高管已离职5名

  OYO被裁员工独家爆料:万元绩效不发放 公司只赔2500

  原标题:OYO酒店:被裁员部门将整合,公司财务状况良好

  近日,印度酒店连锁企业OYO(OYO Hotels & Homes)的中国品牌OYO酒店因裁员和讨薪风波而备受关注。

  有OYO酒店的前员工告诉澎湃新闻,从去年第四季度至今,OYO酒店的钉钉群人数从超过1万人锐减至目前的3000人左右。

  其中,OYO的市场开拓部门——核心部门(Core)和新兴增长市场部门(EGM)员工几乎所剩无几。一位原OYO酒店Core部门的员工告诉澎湃新闻,在此次裁员中,Core部门裁员比例达到90%,EGM部门几乎100%全员解除劳动关系。

  回应市场开拓部门裁员:两个部门整合,组织优化和精编

  OYO酒店原Core部门的员工李峰向澎湃新闻解释,Core部门和EGM部门负责的业务内容和流程都一样,主要是市场开拓,不过业务模式稍有不同。另外Core部门主要负责中心城区,EGM主要负责郊区县城。

  原EGM部门中管理着两个大区的中层管理人员邵杰告诉澎湃新闻,EGM部门原有约1300人,截至2019年12月31日,该部门被裁员800人,而截至目前,整个部门几乎全部被裁员。“只有原来EGM的COO还在。”邵杰说。

  此前,OYO酒店在回复澎湃新闻关于裁员的问题时向澎湃新闻确认,OYO目前正在裁员。不过在OYO看来,这是“战略调整”。OYO酒店指出,在调整步伐中,其有了2020年更清晰的战略目标,那就是优化业务模式,专注可持续发展,提升运营体系。

  “基于此,我们从去年年底开始直至今年年初,在全球范围内,做了相应的战略调整。在中国原本计划一月份实施,疫情原因,导致延迟到了现在。”OYO酒店在给澎湃新闻的回复中表示。不过,OYO酒店并未向澎湃新闻确认关于此次裁员的具体人数。OYO酒店称,具体涉及人数将在未来一两周更清晰。

  其中,关于两个市场开拓部门裁员后的计划,OYO某员工向澎湃新闻表示:“EGM会跟Core整合,也就是回到此次战略调整的一个方向——组织优化和精编。”

  不过在OYO酒店的前员工们看来,裁员的方式或许显得过于强硬。

  包括Core部门和EGM部门的多名前员工向澎湃新闻表示,OYO酒店方面先是给拟裁员员工下发《解除劳动合同协议书》,通知劳动关系予以解除,并在协议书中明确包括工资、奖金、补贴、赔偿金等经济补偿款项,要求员工签字。

《解除劳动合同协议书》(受访者供图)

  若员工因各种原因未签字,几天后OYO酒店便对员工采取“单方面解除劳动合同”,下发《劳动关系解除通知书》。

  澎湃新闻获得的一份落款为鸥游酒店管理(上海)有限公司的《劳动关系解除通知书》显示,解除劳动关系的原因是“组织变更,客观情况重大变化”,原本应为期3年的劳动合同提前于3月6日解除,提前了两年半多,员工被要求当日办理离职交接手续。

《劳动关系解除通知书》(受访者供图)

  工商资料查询网站天眼查显示,鸥游酒店管理(上海)有限公司和OYO酒店的运营主体遨游酒店信息技术(深圳)有限责任公司同为OYO TECHNOLOGY AND HOSPITALITY (CHINA) PTE。 LTD。的全资子公司。据了解,OYO酒店的全职员工均是与鸥游酒店管理(上海)有限公司签订的劳动合同。

  “上午还在正常工作,就发了《劳动关系解除通知书》。”李锋称,3月初OYO酒店跟其协议解除劳动关系,并口头表达按0.5至1个月的基本工资赔偿,他不同意,3月11日就拿到了被单方面解除劳动关系的“正式通知”,并且没有拿到任何赔偿。

  “甚至就连12个湖北的同事也都被单方面接触劳动关系。”谈到被单方面解约,邵杰显得有些不满,“公司的HR要求不在总部的EGM部门同事把协议书打印出来签字再邮寄到公司总部,但很多同事根本不能出门,去哪里打印呢?”

(受访者供图)

  对此,OYO酒店回复澎湃新闻称:“湖北地区EGM共有12个员工,7位已经沟通完毕,5位还留在公司,我们会进一步进行沟通,但OYO酒店没有对他们任何一个人单方面解除劳动合同。”

  针对被裁员员工的补偿情况,OYO酒店表示其提供的补偿方案高于法律法规的标准:所有入职时间超过试用期的员工为N+1.5,处于试用期内的N+1。据了解,OYO酒店的试用期为6个月。

  根据澎湃新闻获得的一份《解除劳动合同协议书》,某位入职3个月的员工所获得的包括绩效、补贴、赔偿等在内的经济补偿一栏,显示金额为2500元人民币。

  回应绩效发放拖延:审查已结束,严格按照绩效方案发放

  这场OYO酒店裁员风波中的另一个争议点则是,被裁员的员工均表示尚未拿到自己应得的前几个月的绩效。

  “我们的绩效是当月发上月的绩效。而OYO酒店从去年11月份起就没发过绩效了。”邵杰称,原本公司通知因为要“联动考核”,所以在今年2月10日发放去年11月和12月的绩效,而到了2月10日,公司又说在绩效还在计算中,通知推迟到3月份发放。

  “结果还没等到绩效发放,我们就都被裁员了。”据邵杰透露,3月2日公司通知架构调整,EGM部门不做为公司的发展部门,所有员工都被裁掉,同时取消了所有未发放的奖金。

  李峰也觉得很委屈:“我从入职至今一分钱绩效都没给过,底薪不到5000元。还有一个主要是工作的绩效考核总变,每个月都变,而且我们有很多的加班,每周工作五六十个小时,实际上每个周六都加班,但都没有加班费。”

  针对绩效缓发的情况,OYO酒店回应澎湃新闻称:一直以来,OYO酒店始终维持并不断加强公司的合规经营和流程。我们给所有团队和部门的工资和奖金全部按时按规支付。工资和奖金之外的绩效部分,按照公司规定,绩效的计算,应按合规、有质量的SRN(可售卖房间数量)来计算。

  “我们对过去业绩进行审查,这是我们常规流程的一部分。目前已经审查结束,严格按照绩效方案予以了发放。”OYO酒店的回应指出。

  事实上,3月12日,OYO酒店已被裁员的EGM员工均收到了数额不等的绩效收入。不过原EGM部门的另一位中层管理人林俊熙称,这笔绩效收入并不是其应收绩效的全额:“我们中有3个人一分钱都没收到,其他人收到的金额大约只有实际绩效的10%到60%。有的员工应该拿的绩效是3万元,但只收到了3000元。”

  针对绩效的评定,OYO酒店方面回应称,“绩效对SRN有一定标准,审查不符合标准,将不计入绩效。”

  “我们坚持要拿到的绩效并不是我们自己计算出来的,都是之前公司公开公布的绩效。”邵杰对绩效评定的修改感到很不解,“之前我们中层和公司领导等有一个群,每天各区的工作量之类都是要发日报确认的。每个月的绩效考核,HR也会做好Excel表格来跟我们这些区域管理人员确认的,所以实际上在发绩效前我们就知道下个月能拿多少钱了。都是之前确认好的东西,怎么能现在说不算就不算了呢?”

  邵杰称,在协商时,公司甚至对他说“HR代表不了公司”,“HR都不能代表公司,那谁能代表公司呢?”邵杰很疑惑。

  据了解,此前与邵杰等人沟通过此事的HR也已经离职。不过尚不清楚其是被裁员还是自己主动辞职。

  此外,更让邵杰感到气愤的是,公司认为他们有的签约是虚假的,因而认定SRN审查不符合标准,“还说我们签约的酒店没有营收,就是没有入住率。但我们在签约酒店后,由于需要控价,一线人员要在酒店住7天的,这个规定在去年12月底改成了3天。我们人都住在酒店里,怎么会是虚假的,没有入住率呢?”

  邵杰进一步表示,签约方面,由于和酒店方面签约是电子签,合同通过连接发给业主,一切信息都是业主的,“而且业主的OTA账号也都会给到我们,我们就算再厉害也不可能在美团携程上造假呀。”

  回应现金流问题:财务状况良好,将专注核心业务

  另一方面,随着EGM部门整体被裁员,EGM团队手上的酒店也出现了各种问题。

  邵杰向澎湃新闻表示,由于被突然裁员,EGM团队手上在全国约3000家酒店几乎都遭到了OYO酒店的单方面解约。

  根据澎湃新闻获得的一份OYO酒店加盟商服务组通过邮件发给某旅馆的《解约函》,显示“根据合作酒店的经营情况、合作酒店周围市场环境的变化等因素”,OYO酒店方面解除与酒店的合作协议,并自终止之日起停止向酒店提供合作协议项下所述的全部服务,包括但不限于断开酒店与公司自有平台的链接等。

《解约函》(受访者供图)

  “钱也没结。这两天还有业主给我打电话,想把钱拿回来。”邵杰说,“因为酒店通过OTA(在线旅游平台)的收入都是到公司账上,公司再管给业主做结算。但现在公司始终没出对账单,所以业主的钱都还在公司账上,但我们已经被单方面解除劳动合同了,业主又找不到公司,很着急,只能联系我们。”

  邵杰称:“现在没有一家酒店业主是OYO酒店没欠钱的”。

  不过,OYO酒店方面向澎湃新闻表示,在一些地区经营良好的EGM酒店会被保留。

  事实上,由于疫情的影响,目前OYO酒店下部分酒店属于歇业和半营业状态。针对是否对酒店业主单方面解除合同,OYO酒店回应澎湃新闻称:“OYO酒店是一家创业企业,我们在不断进行创新和优化,与一些合作酒店的摩擦、共融及和平分手也属正常。”

  OYO酒店表示,市场行情也会不断发生变化,基于平等协商、互利互惠的原则,OYO酒店会和业主协商解决问题,“OYO酒店尊重每位业主的判断与选择,期待与更多酒店业主共识共进,一起成长。”

  OYO酒店强调:“我们所做的每一项政策调整,其初衷都是为了合作共赢,为了OYO酒店与广大单体酒店的合作基业长青,持续为酒店业主提升收益、创造价值。双方将本着平等自愿的原则,所有协商过程均在法律框架之内。”

  可见的是,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了OYO全球扩张的关键市场——中国市场的开支大幅削减。OYO酒店向澎湃新闻表示,2019年底,OYO酒店决定全面转向无保底模式,然而春节前夕疫情突然而至,对酒店业带来沉重打击。

  “从疫情爆发到2月底,我们竭尽所能在保底、佣金免除、运营指导等多方面予以业主最大支持,尽管这违背我们的方向。”OYO酒店称。

  其实原本针对包括中国市场在内的新兴市场的拓展,OYO已经显得有些力不从心。

  根据OYO于今年2月发布的2019年财报,OYO 2019财年的亏损从2018财年的5200万美元扩大到3.35亿美元,扩大比例544.23%,其中中国市场亏损就达1.97亿美元,占比58.8%。

  OYO在财报中指出,新兴市场的进入导致启动成本和人力投资的提前加载,而收入的减少导致了初期更高的损失。

  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瑞泰什·阿加瓦尔日前接受彭博社采访时表示:“我们2020年的首要目标是实现盈利增长。”不过,OYO仍在2019财报中表示,下一财年还将继续在多个新兴市场进行增长投资。

  今年1月4日,李泰熙曾在公开信中透露,截至2020年1月4日,OYO在中国已经签订近9000家酒店,完成20万个以上房间数量的签约。

  对于目前OYO酒店的现金流是否出现问题,OYO酒店回应澎湃新闻称,目前OYO酒店财务状况良好,将更着力专注于核心业务、聚焦核心城市,挖掘现有优秀合作伙伴的商业潜力,并持续为消费者提供经济舒适的旅居体验。

注:本文转载自新浪科技,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成都威尔德公司承接各种互联网业务-帮助中小企业转型互联网加- 版权声明 1、本主题所有言论和图片纯属会员个人意见,与成都威尔德公司承接各种互联网业务-帮助中小企业转型互联网加立场无关。
2、本站所有主题由该帖子作者发表,该帖子作者威尔德编辑成都威尔德公司承接各种互联网业务-帮助中小企业转型互联网加享有帖子相关版权。
3、成都威尔德公司承接各种互联网业务-帮助中小企业转型互联网加管理员和版主有权不事先通知发贴者而删除本文。
4、其他单位或个人使用、转载或引用本文时必须同时征得该帖子作者威尔德编辑成都威尔德公司承接各种互联网业务-帮助中小企业转型互联网加的同意。

这家伙太懒了,什么也没留下。
最新回复 (0)
只看楼主
全部楼主
    • 成都威尔德公司承接各种互联网业务-帮助中小企业转型互联网加
      2
        立即登录 立即注册 QQ登录
返回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资源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发邮件(673011635@qq.com)告知我们,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