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消失的线下春招,被“剩下”的应届生正在突围 行业新闻

威尔德编辑 6月前 88600

  经济观察报 记者 李静 宋笛 实习记者 王菁怡 

  王奕新还未真正就业,就已经“失业”了。

  王奕新是北京一所双非高校(非985、非211)应届生,2019年秋招与一家连锁酒店机构签订了工作协议,但在一月底被通知取消入职。同一周,王奕新所在的学校也发布了延迟开学和暂停春招现场各类招聘的信息。

  沮丧、郁闷、愤懑,说不清什么感觉一股脑从她心里冒了出来。如今,她只能寄望已经在线下“消失”的2020年春招。

  春招为春季校园招聘,每年3月-5月举行,一般规模远小于秋招,它更像是一个“兜底”的存在,春招的主力军是秋招未能获得满意工作机会和考公、考研失利的学生。

  受到疫情的影响,2020年各校线下春招无法进行,多个学校开始采用诸如:“空中宣讲会、双选会”等线上形式进行。

  北京一所211高校就业指导中心的老师对经济观察报表示,在采用线上招聘后,企业向其学校提供的就业岗位较2019年多了近三分之一,这些岗位大多数来自国企、央企等大型企业。

  但据其了解,一些双非高校就业却因为实习的中断更加困难,市教委已向本市所有高校收集疫情对其毕业生就业带来的影响、困难。

  按照智联招聘的数据,约4成企业表示会减少招聘规模及预算,在疫情后第一周招聘需求同比下降7成。

  智联招聘校园及国际业务事业部高级总监齐放的对经济观察报表示,国企和央企没有出现明显的变化,但是中小民营企业会有一些预算上的缩减。按照行业,直播、在线教育、医疗等行业需求旺盛,交通运输、餐饮、酒店等行业受到影响不小。值得关注的是,房地产行业也在回暖。

  政策层正在力保应届生就业,包括扩大研究生招生规模;组织好“特岗计划”、“大学生村官”、国有、事业单位招聘等一系列措施不断释出。

  齐放对经济观察报表示:“大家都会有一些危机感,需要尽快找到给予自己安全感、保障的工作。”

  被“剩下”的人

  如果按照原来的就业计划,王奕新应该在今年初八、初九进入到秋招应聘上的连锁酒店接受岗前培训,但现在王奕新只能呆在家里。

  7点半起床,8点戴口罩出门遛狗,吃早饭,然后打开电脑开始浏览信息。不能“疯跑”出去的日子,王奕新用“熬”字形容。

  王奕新的班级就业群里共有应届生33名。其中绝大部分选择了考研,还有一部分在秋招中已经签订工作协议,真正需要参加春招的则是考研失利或者和她一样,因为一些原因“剩下”的人群。

  王奕新说:“现在压力最大的就是我们这些人,没人能确定什么时候可以开学,即便开学,也马上面临毕业,计划全部打乱,找工作、实习都将受到很大影响”,

  这种焦躁的情绪像丝线一样蔓延着记忆,唤起王奕新有关于校园里最普通的细节。比如,往年3月论文初稿已经提交,学校会安排几次与导师面对面交流、修订;校园里植物吞吐绿芽,临到15日校招开始,各种活动的举办热闹极了,找工作的学生三三两两结成群穿梭在操场、图书馆里投递简历。

  王奕新说:“我现在无比想念校园最后的时光”。

  2月1日,王奕新所在的学校提供三种线上招聘途径——就业精准服务平台、就业指导中心服务号和针对不同专业的微信招聘群——正式开启,输入绑定账号后,各种空中双选会、招聘信息将在这些公众号上集中展示。

  现在,她每天能收到学校招聘群里8-10条岗位推荐信息。花2个小时筛选浏览企业招聘,投递不超过3份简历,再用4个小时间修改写作论文一稿。

  王奕新表示:“但这些并没有实质用处。官网平台提供的企业招聘数量很多,多数和本专业关系不大,即便是班级群里经过筛选后具有相关性的招聘信息,也只是转发,并没有特别有效的帮助”。

  在这些日子的投递简历中,王奕新反映她和她同学能收到的企业回音,寥寥无几。

  把春招搬到线上

  王奕新学校所尝试的线上春招是目前各个企业和高校普遍在进行的。

  3月8日,宝洁春季招聘每个备战群里都有小秘书,忙碌地添加着申请面试的应届生,5天后官方HR宣讲会即将在线启动。

  在宝洁备战2群里,提供的福利包括企业的历年面试资料、宣讲会内容、流程以及各环节的准备建议。应届生纷纷提出诸如“2017年的笔试资料在2019年已经发生变化”等问题。

  在线小秘书处理问题这些问题直到晚上7点。

  智联招聘也调动了充足的技术人员,扑在了为企业提供线上全流程招聘服务产品当中,技术人员每天工作到半夜两点,用齐放的话说是“真是全线在开动”。

  同样,各个高校的就业办老师也正在将招聘从线下转移至线上。今年,他们的工作强度远高于往年。

  北京一所211高校就业办公室老师李伟告诉经济观察报,春招全部改为线上后,过去一段时间里他基本每天都是抱着电脑过:“要对大批量的企业招聘进行受理、审批、编辑、再发布至学校就业指导官方公众号上。”

  这是一些细碎的工作,却有着必不可少的工序。上午,他会把前一天编辑好的招聘信息进行汇总发布,下午再做第二天的招聘准备,这其中包括:参加空中宣讲会、空中双选会中企业的资质审批、提供的岗位与学校专业匹配度,以及与HR沟通接下来的活动怎么搞?选择哪个平台?什么时间举行等等。

  除了这些,李伟还要对学生每天的就业问题,进行答疑。

  李伟说:“线上春招是个新鲜东西,我们基本都处于‘摸着石头过河’的阶段。学生在网络求职时,经常会问一些很具体的问题,需要提前准备什么?有什么技巧?遇到这种情况,我们也只能悄悄地打电话跟企业沟通,问明白”。

  尽管如此,突破了空间、时间限制的空中招聘,仍然得到了李伟和其它就业办老师的推崇:比如,极大的增加了企业招聘供给量,实现了跨地域人才招聘,外省市提供的招聘需求及机会不同程度得到了增长,再比如,有利于将高校与企业的招聘需求打通,使以往只在清北学生招聘的企业面向更多高校开放,学生的机会增多。

  3月初,李伟的学校举办了第一场空中双选会。这场双选会上一共有120家单位参加。其中,央企、国企占到了60%,上市公司10几家。即便是民营企业也是类似于京东这样的头部企业。

  李伟认为,这样的体量和企业质量是以前达不到的。

  另一位高校就业办工作人员印证了李伟的说法。去年,这所北京211高校线下春招一共有130家单位参与学校举办的双选会,但今年的数量比去年同期高出了1/3,达到了180多家,岗位数量也由3000多增长至4000多,增长大部分来自以国企为主的大型企业。

  在上述老师看来,线上企业招聘的数量和岗位,已经能够成功对春招学员实现兜底任务。

  刺猬CIWEI副总裁及全国企业服务负责人Vienna对经济观察报表示,往年这个时候,一个学校一天能办几十场宣讲会,要想进好学校宣讲,得提前一两个月预约,学校也会进行筛选,但是现在搬到线上后,就没有这个限制了。

  从某种程度上,这样的线上招聘会缓解了头部高校的压力,让更多企业能够便捷的接触到这些学校的学生,但对普通类学校,并非都是有利因素。

  上述高校就业办工作人员对经济观察报表示,目前北京按片区将各校的招生就业办老师纳入群中,了解实时的就业情况,其中一些双非学校已经反映了就业上的困难。

  缩减的岗位

  3月2日,何帆在他的朋友圈里发了一条朋友圈:“华为、网易的Offer不再香甜,北大溜了一圈,发现清北人的女生就业越来越艰难。一个华为实习岗,清北好几个女生在抢,大家的选择似乎越来越少。”

  何帆是人民大学的应届毕业生,相较于王奕新,何帆算是幸运的一批人。早在去年秋招之前,已经签订了四川一家国有企业。

  这条朋友圈,何帆是有感而发。在签约户,何帆曾协助过HR在京进行校园招聘。这几天,他发现企业去年建的秋招群忽然热闹了起来,每天都有来自各地985应届生询问有没有发出一面、二面的通知,这些询问的学生中包括很多清北学生,而以往这家四川国企去这两所高校招聘时,基本没有学生理会。

  何帆能感觉到企业在进行线上招聘时态度趋紧。以前现场最多一面、二面,或者再加一场群面。但现在公司改为线上面试后,HR把第一关,经理把二关,还有大领导把三关,层层把关后,多数也无疾而终。

  何帆说:“一方面是,企业今年确实提供的招聘名额在减少。另一方面,线上面之后,HR会有很多顾虑,没有直观的感受,也不好作出评价”。

  无论采用何种招聘形式,在疫情的冲击之下,企业整体显示出了更谨慎的态度。根据教育部数据,2020年,高校应届毕业生总共874万人,相比2019年增加40万人。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发布会上,教育部高校学生司司长王辉表示,预计今年上半年就业形势更加复杂严峻。

  根据智联招聘提供的春节求职数据调查,复工第一周(2月3日—2月7日),企业招聘需求同比下降七成,求职市场降温明显,平均每个招聘职位收到约8份简历。截至复工第五周(3月2日-3月6日),对比复工初期后升温,仍有约4成企业表示会减少招聘规模及预算。

  齐放对经济观察报表示,一方面在线教育、直播这类企业在疫情下需求旺盛,医药行业,或者具备短期之内制作出疫情所需要的医用资源制造行业确实在增长,房地产行业在回暖。但另一些行业还是受到了打击,比如交通运输、餐饮、酒店、这些传统行业,他们的招聘是处于停滞或者是极大缩减的状态,但是从复工后第五周的数据来看,随着疫情逐步得到控制,酒店餐饮的招聘需求已经得到了提升。

  Vienna对经济观察报表示,今年,一些还不够熟悉线上招聘的企业给出的招聘预算费用较往年下降了一半,与此同时,整体就业岗位数量也出现了一定的缩减。 “当然,也不能一概而论。比如线上教育,游戏等行业招聘的岗位数量几乎翻了一番,岗位下降的主要是传统行业,比如制造业等,虽然没有下降到只剩一半,但是因为这些行业依然是招聘的主力,所以对整体招聘影响比较大”。

  难忘的“一课”

  Vienna观察到一些学生正出现“病急乱投医”的现象,只要有工作岗位,也不管是否符合专业都会去投递简历。

  齐放也认为,一方面,很多学生为了找到一份稳定、安稳的工作会调低自己对薪金的期望值;另一方面,现在学生更关注自己未来的职业通道,即他能获得什么样的发展和学习机会。所以,薪酬已经成为他们找工作第二、第三的排位顺序。

  疫情下的应届毕业生正在出现一系列的心理变化,从某种意义上,也是重要的“一课。”

  前段时间,一位西安高校的老师向Vienna表示一部分学生还是不太适应线上招聘的方式,一到线上就“有点怵”,“你能不能去应对这些变化,这个时候有些能力就凸显出来了”。

  齐放则认为,学生必须做好充足的准备去适应招聘方式的变化从线下转到线上,否则会影响招聘结果和效率。线下招聘会转移到线上,打破了地域和场地的限制,在一场招聘会中学生能看到更多的职位量,这就要求学生更需要明确自己的兴趣点、个人技能特长和求职意向等,避免迷失在众多的岗位中。

  在齐放看来,今年消失的“线下”春招很难说会对应届毕业生带来多大影响,学生的用工成本是相对较低的,对于社会招聘的影响可能要远大于校园招聘。Vienna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在学生端的感受还不明显,毕竟他们现在还不能真的意识到这次疫情对于企业、经济意味着什么。相较而言,已经工作的人可能更有概念。

  政策层也在力保应届生就业,包括扩大研究生招生规模,组织好“特岗计划”,“大学生村官”,国有、事业单位招聘等一系列措施不断释出。

  目前阶段,王奕新依然处于等待状态,等待线下招聘,等待更好就业机会的出现,焦虑但不着急,是一部分应届毕业生的普遍心态。

  李伟对经济观察报表示:“95后毕业生和85后毕业生有很大不同。他们更透彻,更自主;应届生的身份在他们眼里并不意味着更多地附加值。他们可以创业、可以出国、可以考研,拥有更多的选择机会。”

  闲下来的时间,王奕新仍旧不紧不慢的投着简历、修改着论文,间或关注着她喜欢的流量明星和粉丝之间的八卦。偶尔热闹的时候也会凑到微博上,跟一些人进行激烈的论战。

  “优中选优”依然是王奕新筛选企业招聘的原则,她认为这个原则还不能破坏。“最不济到5月还没有找到工作,还是可以去在线教育企业做助教。”

  (文中王奕新、何帆、李伟系化名)

注:本文转载自新浪科技,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成都威尔德公司承接各种互联网业务-帮助中小企业转型互联网加- 版权声明 1、本主题所有言论和图片纯属会员个人意见,与成都威尔德公司承接各种互联网业务-帮助中小企业转型互联网加立场无关。
2、本站所有主题由该帖子作者发表,该帖子作者威尔德编辑成都威尔德公司承接各种互联网业务-帮助中小企业转型互联网加享有帖子相关版权。
3、成都威尔德公司承接各种互联网业务-帮助中小企业转型互联网加管理员和版主有权不事先通知发贴者而删除本文。
4、其他单位或个人使用、转载或引用本文时必须同时征得该帖子作者威尔德编辑成都威尔德公司承接各种互联网业务-帮助中小企业转型互联网加的同意。

这家伙太懒了,什么也没留下。
最新回复 (0)
只看楼主
全部楼主
    • 成都威尔德公司承接各种互联网业务-帮助中小企业转型互联网加
      2
        立即登录 立即注册 QQ登录
返回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资源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发邮件(673011635@qq.com)告知我们,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处理。